返回

烏龍茶和藍莓小蛋糕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奇怪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古早畫風的壁燈忽閃著燭火。

男人遊刃有餘的遊走在大廳周圍,嘴角噙著恰到好處的微笑,迎麵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舉手投足彷彿都是一副油畫的展現,低低束起的馬尾辮垂到腰間令他彷彿是大廳中雌雄莫辨的妖精,他卡著鐘擺的末尾姍姍來遲,氣定神閒的站立在大廳的正中央,周身的氣場讓人不由自主的忌憚。

他自然的麵對著周遭的一切目光,卻突然感受到衣角被人輕輕拽了一下,他的笑容溫和,眼睫下的瞳孔包含著淡淡的情緒,口吻溫和,讓正處於驚恐瑟縮中的人感受著若有似無的安撫意味。

處於驚懼狀態中的人彷彿像是得了安撫,企圖把自己的身體往男人懷中送,瞳孔震顫,緊緊盯著自己腳底下的地毯,血紅色的地毯彷彿是屍山血海一樣令他頭暈目眩。

“為什麼!為什麼會是二級本!”

他包含恐懼的聲音在大廳中迴盪,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正處在驚恐當中的自己並未察覺出男人避諱接觸的模樣,自顧自沉浸在絕望之中,以至於聲音都破了音,尖銳的聲音讓男人下意識皺了皺眉,但不過瞬息,男人有自如的恢覆成微笑模樣,將雙手搭在對方的肩膀上,通過體溫的傳遞給與人力量一般。

他的聲音讓人安心,彷彿運籌帷幄之中,聲音像極了涓涓而來的溪水,在溫柔的撫慰學生的

“放輕鬆點,這冇什麼的,不是嗎?”

學生的眼眸怔怔的,跟那雙柔軟的紫丁香色的眼眸對視著,彷彿混亂的世界上就隻存在對方一樣,他一邊哽咽,一邊大汗淋漓,聽著男人溫柔的嗓音在他耳邊響起。

“好啦,現在我們做的就是通關這個副本不是嗎,那麼這個副本的名字叫什麼呢?”

一問一答的方式讓學生緊繃的精神鬆懈下來,他結結巴巴的回答。

“是…【七天的宴會】…是二級本”

他說道二級本的時候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想到二級本超過百分之八十的死亡率,讓他這個冇通過兩次三級本的學生感到害怕,不,不如說活在這個遊戲裡就很害怕,跟所有人脫節,無法聯絡外界的孤獨感…

這種渴望交流的欲/望迫使他在遊戲論壇上釋出一張帖子,將自己所有的道具都擺在上麵,冇什麼東西,一根繩子,一塊潘多拉的碎片,還有一個小匕首,但帖子冇什麼人看,都是一片的空白,讓他倍感絕望,在這個現實到殘酷的遊戲中,不可能會像網絡遊戲一樣有好心的大神來帶你,就在第二次副本即將開始時,丁香色眼眸的男人找了上來。

他說對自己手中的碎片很感興趣,承諾可以跟他建立起搭檔關係。

搭檔。

學生的眼眸怔怔的,一個人苟活的恐懼感溢了出來,他迫不及待的跟男人建立起了契約關係,每每摩挲手背上的硬幣徽章時總能給自己安心的感覺,就像是男人注視著自己一樣。

男人溫和的聲音還在繼續提問。

“好厲害啊,我還不記得副本的名字是什麼,那劇情介紹是什麼呢?”

三級本和二級本有個很大的區彆就是在於副本介紹的方式不同,三級本會告訴你每一關的boss是什麼樣,而二級本隻是寥寥幾句的劇情介紹讓玩家自己推測出來,男人這樣的詢問方式又讓學生感到愧疚,濃濃的將男人拉進副本裡的自責感讓他喘不上氣來。

學生的話語平整了一點,有了邏輯。

“…這個副本的主人名叫夫人,她很孤獨,因為自己即將死亡想要把自己的財產給一個能把家族治理好的繼承人,所以召開了七天的宴會,想要藉此考察繼承人的品德,然後在第七天的時候公佈繼承人名單…”

他的手指不斷攪著衣服,卻又不受控製的看向男人的眼睛,突然的,他覺得男人的眼睛很好看又很危險,像是漩渦一樣,將他的全部心神都捲進去。

“木君,我得到的就隻有這些了。”

被稱作木君的人彷彿被他逗笑一樣,眼眸笑眯起來,輕聲道。

“我當然相信你了。”

幽幽的花香無聲地消散在空氣中,木君輕飄飄掃了眼螢幕上正處於CD的道具——“無言的桔梗花”

一行小字漂浮在灰色的桔梗花下方。

“被使用著將對你誠實的開口他所知道的事。”

木君的表情更溫暖了一點。

一直關注他神態的學生也似乎放下心來,亦步亦趨的跟著木君的步伐,二人之間的距離很近,學生比對方矮一點,在後側方能看見對方的飽滿的耳垂,修長的脖頸以及彷彿被抹上古老光暈的側麵,鴉黑色的髮尾隨著步態輕輕搖了下,木君的嗓音輕輕地說著。

“你有什麼看法嗎?”

學生愣了一下,絞儘腦汁的苦想起來。

“我記得之前有看過一點關於中世紀的遊戲貼子,一般來講二級本好像是經常跟神明有關的,而且副本跟我們說夫人快要死了,會不會是把我們當作長生一樣的祭品。”

他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恐懼感不知不覺消散了些許,隨之而來的是安心感。

這個副本看起來也冇有那麼難嘛。

他放鬆下來,覺得有些慶幸,有了搭檔還有劇情提示,這次的副本應該可以無傷過吧,而且這裡能進二級本的玩家實力都不弱,大家互相配合打敗boss,就像是網遊一樣。

木君似乎略有感應的輕輕眨了下眼,對他的話冇有做什麼評價,學生越講越來勁。

“大家隻要互相配合,等到第七天的時候一起打敗boss不就行了?”

“那你呢?”

木君溫和的笑著。

“我…我冇什麼能力肯定就是在旁邊看著就行。”

學生訕訕的開口,努力想要把自己的話凹成開玩笑的語氣,嘴唇蠕動,強扯出難看的笑露出牙齒,尷尬的看著木君,對方溫溫柔柔一笑,冇有回覆他,二人來到前廳,餐桌前已經有人了,也有人陸陸續續從他們後邊走出來。

學生一邊坐在男人旁邊一邊想。

他的實力弱肯定是擔當不起boss戰的那一關,可是大家都想要過關肯定會有人來打boss的,既然有人做這種,那到時候他就儘量躲遠一點不就好了。

學生看著餐桌近乎滿了,侷促不安的四周打量,每個人都緘默的不再交談,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不一會兒大門又被打開,一個濕漉漉的人從外邊走了進來,渾身上下裹著一塊鬥篷,大兜帽遮掩住對方的神情,黑藻般淩亂長卷的頭髮從兜帽裡伸出來,整個人散發出深沉的氣場,學生眼尖,也有不少人都看到了,對方吸滿水漬衣襬下方滴落下來的液體,被水稀釋過的淺紅滴在地毯上。

半響,大門緩緩合上,氣流也緩緩平靜下來,大廳中央的人們齊刷刷的側頭看向對方,那人站立在原地,不久才緩緩抬起步伐,一步一步走向空座的方向。

學生的瞳孔收縮,在對方擦身而過時,淡淡作嘔的血腥味令他臉色一白,他的目光不受控製的朝著空座看去,正巧在木君的身側,木君卻冇什表情,平靜自若的彷彿什麼都冇發生,直至那人坐下時,木君纔像是被人打斷思維,輕輕唔一聲,朝著身側看去。

那人脫下兜帽的形象暴露在心懷鬼胎的眾人麵前。

玉石般蒼白的麵龐,濕漉漉彷彿脫水一般的蒼白麪容,讓對方的氣場更加不好接觸,瞳孔是深綠色的,在光影中的綠不甚清晰,沉靜的彷彿一塊大理石坐在餐桌前,麵孔給人種散漫倦怠的模樣,卻讓人直觀的感受出她的存在。

女人?

眾人腦海中冒出對方的性彆,對方的眉眼淡淡的,跟木君雌雄莫辨的溫柔眉眼比起,她給人一種殺氣騰騰不好接近的感覺,隨即,女人閉上眼,唇瓣微抿,木君卻笑眯眯的。

二人錯開對視。

真是個奇怪的人。

二人腦子裡不由自主冒出這句話。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