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瘋子回國後在選秀節目興風作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選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穿著立體剪裁西裝的主持人持著手卡站上舞台,聚光燈落下,伴著隆重熱烈的祝音,開始宣佈。

厚重的黑色幕布後,一個男人急得原地轉圈,電話撥了一個又一個,對麵始終冇有接通。

“怎麼樣!去他家看了嗎?人呢!”

“這麼關鍵的時候人不見了?當著台下這麼多人的麵就消失了?這小子到底把這個比賽當什麼了!”

被連連逼問的人壓得抬不起頭,語句有些紊亂:“去他家看了,在......人不在,而且他的行李收拾得乾乾淨淨,可能離開了......”

男人氣得不輕,聽著這句話語序不順,思路混亂一時也冇有理清,忽略了其中的重點。

他站在原地,雙手叉腰抹了把臉,轉身看著站在身邊那幾個正低著頭、恨不得把腦袋埋進地裡的助理,真想一腳踹過去。

怎麼就攤上了這麼一個小祖宗。

2021屆舞蹈世界盃大賽在法國巴黎舉行,程星作為街舞模塊的頂級舞者,在激烈競爭下拿下了這屆的總冠軍。

人卻在頒獎典禮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作為他的經紀人,徐青剛對此毫不知情,眼下,隻能他硬著頭皮上去發表致歉感言並代替領獎了。

直到頒獎典禮結束。

徐青剛吊著的一顆心臟纔算落地,台下難免有倒喝彩的,大多是罵程星心高氣傲,拿了冠軍連頒獎典禮都不屑來。

他纔沒心思去替這小崽子辯解,浪費他口舌!

徐青剛咋咋呼呼地返程,路上收到了程星的簡訊:

【已回國。】

“這小兔崽子居然悄無聲息回國了,真是氣死人不償命!”徐青剛手機差點甩出車窗,竭力平複好心情後,手指在螢幕上滑動,點進某app,不到一分鐘,訂好了明日一大早的機票回國。

此時,首都國際機場。

國際出口處成批湧出返程旅客,其中一人金髮格外亮眼,冇有刻意做精緻的髮型,蓬鬆柔軟的髮絲垂落額前,遮住一半眉眼。

眼睛在墨鏡遮擋下巡視一圈,找到一塊牌子,幾步走過去,落定在一個男生麵前。

金髮男生抬手,中指勾住鏡框鼻拖下拉,露出一雙有靈氣的眼。

“小哇?”他輕輕一笑。

名為“小哇”的男生瞬間羞紅了臉,被人這麼近距離地看,他有點不好太好意思。

還是一個長得這麼漂亮的男生。

“是……是我,程老師跟著我往這邊走吧,接車司機已經在外麵等著了,節目明天正式開始錄製,今晚回去後好好休息,順便準備準備……”

小哇想要接過他行李箱,程星冇給,執拗一番拉著行李箱徑直往外走去。

耳邊是熟悉的中文,視線內目光所及之處皆是華人麵孔。

他回來了,時隔多年。

“程老師?程老師!”

程星迴過神來,上車:“你繼續說,我在聽。”

“整檔節目錄製期間我都會是您的助理,不過等正式開始錄製我就不能經常出現了,不過需要我的時候可以隨時聯絡,我的電話您應該有吧,還需要再發給您一次嗎?”說罷他就要掏出手機。

程星忙製止:“我存了。”

“好。”小哇有些緊張,這其實是他第一次來跟人,怕藝人體驗不好,一不小心就被辭退,話就多到快要溢位來,恨不得一次效能所有詳細事項交代清楚。

程星看出他的侷促,上挑的眉眼裡難得帶著溫柔,“該瞭解的我都已經瞭解了,你不需要再跟我說一遍。”

正當小哇要感歎自己第一次對接的藝人有多麼多麼好時,接下來這句話又讓他深覺不能輕易下定論。

“有你冇你其實都一樣,如果不是老頭子硬要我身邊跟個人,我也不會找你。”

小哇:打擊似乎更大了……

《Diamond》是國內最新籌備的一檔選秀綜藝,在這裡將集齊一百個練習生,統一組織、集中訓練比賽三到四個月,最終抉擇出九人男團出道。

節目錄製將采用錄播直播雙線並行,每一場公演將麵對全球觀眾進行現場Live直播。

這對於各大練習生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挑戰。

不少娛樂公司看中了這檔綜藝的流量,無論是製作組還是參與節目的導師人選,在網絡上都砸起了巨大的水花。

程星極限回國的原因,是他前兩天意外從國內朋友那裡聽到了些關於顧亦辰的風言風語。

電話那頭說得神乎其神:“雖然這都是小道訊息,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萬一你家男神真就從此退居幕後,冇物料看就算了,還找不到他人,這對於一個粉絲來說,比天塌了都還可怕吧,你這不得抓緊一下機會?”

程星從來冇有想過,顧亦辰會有退圈的這天,更何況他才二十八歲,正值事業巔峰期,影視、音樂、舞蹈多棲發展,是內娛頂級藝人。

在彆人牢牢穩固自己地位時,他竟然想退圈?

而《Diamond》是他最後參與的節目。

作為選手集結人,也就是PD,他將全程參與節目錄製。

這是難得的機會。

程星幾乎冇做猶豫:“幫我去跟導演溝通一下,我比賽完就回國,給我一個名額讓我參加這檔選秀。我這麼優秀的個人練習生,導演聽到了肯定樂嗬嗬地把我招進去。”

“你這什麼時候都能貧一句的毛病能不能改改?等上了節目,到時候冇一句話能播,把你鏡頭給一剪冇咯!”

程星無所謂:“小爺不需要名氣,也不需要出道,甚至導演要是資金不夠,我還能資助一下。”

他停頓片刻,相當認真地思考過後,發出靈魂一問:“陳傑我問你,帶資進組是不是能有特殊待遇,我能跟PD共進晚餐、共進臥室、共……”

“你tm給我打住!”陳傑真想打個飛的過去把他的嘴掌爛,“行就這樣,我去幫你聊,後續聯絡。”

電話很快掛斷,陳傑光是想想那句冇說完的話就落了一身雞皮疙瘩。

噁心,你們這些gay真噁心。

思緒迴轉,車子停在酒店門口,小哇麻溜下車準備給人拉車門,程星動作快,冇給人機會。

小哇手空,嘴一癟,感覺今天一天自己啥也冇乾,似乎離被解雇不遠了……

冇事,該做的還要繼續做。

他交代:“明天早上七點來接您去克拉小鎮,因為您參加的比較晚,需要提前到,去補拍一下選手照,用於事後的各種宣發。”

“好。”程星點頭,見人要走,憋了半路的話終於叨了出來,“下次見我,彆用您,我冇那麼尊貴,年紀應該也跟你差不多,用您把我喊得怪老的。”

他不喜歡。

很不喜歡。

他纔多大,二十歲的年紀,纔不要被稱呼為您呢!

小哇麻溜點頭。

早在來之前,他就好好打聽過這位舞蹈大師的名號了,舞蹈水平處於國際頂尖也就算了,還出身音樂世家,混了四分之一的混血。

他心底是相當敬佩程星的,理所應當地用上了您這個稱謂。

冇想到程老師居然不喜歡!

那他就不喊了。

不能被辭退。

小哇心思簡單,隻要不被辭退,甲方提什麼要求他都能接受。

“那明天見~”小哇眉眼舒展開,總算露出笑顏。

要下班了能不開心嘛!

-

京北市中心,澳楓都市國際公寓頂樓。

燈未亮,一襲身影站定落地窗前,黑色廓形襯衫貼合著身材曲線往下延伸,在腰身處收攏,折進褲頭裡。袖釦鬆開,鬆垮繞幾圈,露出半截小臂。

與此環境極其不協調的破鑼嗓子突然間衝破天際。

“哥,你就跟我說句實話,你真的要退圈?”

得不到答覆的人在手機裡頭恨不得跳出來當麵跟人叫板。

雖然當著麵他更冇勇氣開口。

所以隻能在電話裡頭多控訴幾句。

“不是我說你,事業鼎盛期要退圈的除了你還有誰?還有誰!誰都不會乾這種傻子事啊!這不是親手把自己的事業給毀掉嘛……”

說著說著,男人的語氣不自覺弱了些。

電話這頭是什麼人?

顧亦辰,娛樂圈頂流,那是常青樹般的存在,隨便一次出演,片酬能高達千萬,所到之處無不是人山人海,票房也好,演唱會上座率也好,娛樂圈還冇有第二人能像他這樣。

這張臉驚為天人也就算了,實力更是毋庸置疑。

除了性子冷點,話少點,還真挑不出什麼其他毛病。

真要退圈的話,冇人能攔得住他。

他並不缺什麼。

名譽、錢、甚至是女人!那都是前仆後繼、手到擒來。

秦方跟了他這麼多年,看著他一步步爬到這個位置,如今要拋棄這一切離開,說不難受肯定是假的。

他倒也不是缺錢,跟在顧亦辰身邊條件就冇差過。

就是替他不值。

正當秦方就要妥協的時候,那頭終於開了口。

“還冇完全定下來,先等等,不著急。”

嗯?嗯?嗯?

這幾個字拚在一起,秦方怎麼有點聽不懂。

什麼叫——

冇完全定下來。

不著急。

不是大哥!訊息都傳了十萬八千裡了,你跟我說不著急?

整個娛樂圈就因為你要退圈的這一句話,動盪不堪。

《Diamond》的導演恨不得大開三天宴席來恭迎你。

隻因他以為《Diamond》將會是顧亦辰的最後一檔節目。

秦方一下子沉默了。

一起相處了十年的自己也是摸不清這尊大佛的想法了。

顧亦辰突然道:“你知道的,我對娛樂圈從來冇有什麼留戀。”

秦方的心一下子揪緊,眸底閃過幾片陰鶩,轉而歎了口氣,仿若釋懷般:“隨你隨你,反正我是跟定你了,退圈了也要給我一口飯吃,掛了。”

掛得還挺乾脆。

顧亦辰凝著窗外的流光溢彩,緊繃的身體逐漸鬆緩,忽而一笑,飲下酒杯裡最後一口威士忌。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