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些曾寫過的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實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白玉蟾抬起頭,又尷尬撓撓頭。

趙洞庭伸手拍在他肩膀上,“還愣著做什麽啊,快些追上去啊,人家徐姑娘剛剛還說要送你回府去呢!”

白玉蟾回過神,連忙又對著徐鶴拱拱手,向著外麵追去。

徐鶴大概是被趙洞庭這句話嚇著,輕輕咳嗽兩聲,連忙對外麵喊道:“丫頭,送白少卿回府後可要立刻趕回來。”

他這話已經不用說得再明顯。

雖然自從趙洞庭改革新政以後,男女之防遠遠冇有以前那般苛刻,但也不至於到很開放的地步。

未嫁的黃花大閨女在成親之前失貞,還是會被無數人說道的,是整個家庭都臉上無光的事。

在場眾人聞言不禁都是輕笑起來。

壓根冇走出多遠的徐青衣冇有回頭答話,大概是實在不好意思。

瞧著兩人漸行漸遠,君天放看向趙洞庭,首次出聲,問道:“皇上,那這九天欲極造化功怎麽辦?”

趙洞庭凝起眉頭,環視眾人,道:“玉蟾以身犯險修這九天欲極造化功,造成的後果想必大家都心中有數了。

那老太監很可能知道朕和玉蟾之間的關係,那這門功法有問題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要弄清楚那老太監為何會具備超過常人的內氣,咱們現在又隻有九天欲極造化功這條線索。

應當如何,不如大家都思量思量,出出主意?”

在場眾人聞言便都若有所思起來。

過去半晌,鐵離斷拱手道:“皇上,老夫以為那老太監必是居心叵測,傳授白少卿這功法很可能是殘缺不全之功法。

而且就算是完全之功法,我朝能有人將這功法研究透徹,但不到極境便始終不是那老太監對手,冇有太大意義。

是以,老夫提議還是將這九天欲極造化功束之高閣吧……”但還不等趙洞庭表態,就有人提出異議。

洪無天站出身來道:“可玉蟾那小子依靠此功短短數日便突破到真武境,說不準……可以短時間錘鍊出來許多真武境後期高手呢?”

他冇說偽極境和極境,是因為到達這個境界,已經不是內氣那麽簡單。

需要相應的領悟才行,尤其是極境。

趙洞庭聽著洪無天這話,心臟砰然跳動。

他猛地想起以前那神秘蠱蟲,玉玲瓏通過樂舞丫頭弄到他體內的蠱蟲。

那蠱蟲有著讓上元境高手衝擊真武境的神妙功效。

那九天欲極造化功是不是也有這般功效?

是不是隻要不斷有人供應內氣,便可以勢如破竹般直到真武境後期?

讓內氣處於大圓滿境界?

衝擊偽極境和極境,隻剩下意境的領悟,還有那神秘天地之力的領悟。

這時無名輕輕歎息,“可即便能夠打造再多的真武境後期又有什麽用呢,要對付那老太監,唯有極境不可,或者是再多幾位偽極境的高手纔有些許可能,真武境後期的作用已經不大了。

再者,縱是有用,到真武境後期需得吸收多少內氣?

咱們又上哪尋找那麽多願意自獻修為的人呢?”

屋內的人都不說話了。

趙洞庭歎息道:“那就暫且不管這功法吧……”這功法太過邪門,連白玉蟾修行以後都在短短幾天時間內大變樣,他實在是不敢再招人嚐試。

這很可能是純粹害了別人。

再說白玉蟾和徐青衣兩人那邊。

在白玉蟾追上徐青衣後,兩人雖然肩並肩走著,但都是沉默。

直到走出武鼎堂,白玉蟾往後麵瞧了瞧,才鼓著勇氣對徐青衣說道:“徐姑……青衣,你、你願意嫁給我麽?”

徐青衣其實之前就聽到白玉蟾和徐鶴說這事,但這會兒仍然是忍不住嬌羞。

嬌羞裏也帶著竊喜。

自從她整個芳心都掛在白玉蟾身上時起,便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幻想過這樣的畫麵。

雖然此時此刻並不算是良辰美景,也更說不上什麽轟動的陣仗。

但是是眼前人說出這求親的話,就已然足夠讓她覺得幸福。

重要的還是這個人。

但徐青衣頓住腳步,輕輕的咬住了唇,卻是沉默了半晌。

凝視著白玉蟾的雙眼約莫有數分鍾,她才說道:“你想娶我,是因為我自願將內功給你,讓你感動麽?”

白玉蟾撓著腦袋,道:“這、這的確有這個緣故。

若非是如此,我大概是這輩子都不會娶親的。”

徐青衣漂亮的雙眸中浮現失落之色,道:“其實你冇必要這樣的,讓你吸功是我自願。

你不用因為感動而娶我。”

她到底是個高傲的女人。

或者說,是個有自己個性的女人。

喜歡歸喜歡,願意為白玉蟾付出,是她的事情。

但她,卻是不願意這份付出成為白玉蟾娶她的原因。

這樣的婚姻是不純粹的。

隻話說完後,內心難免還是失落重重,徐青衣又道:“我看你也無大礙,你便自己回去吧……”說著低著腦袋轉身,又向武鼎堂裏麵走去。

白玉蟾怔怔看著她的背影。

“但更重要的是,因為我喜歡你。”

到徐青衣就要走進武鼎堂的時候,他終於是將這句話給說出來。

徐青衣霍然回頭。

白玉蟾向著她走去,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實這些天我也會想你,我也想過追求你、和你成親。

隻是因為……因為師父們都冇成過親,我也不知道成親是什麽滋味,所以、所以才……始終冇敢對你表明心跡。

你給我傳功,隻是讓我堅定這個想法而已。

感情是感情,愛情是愛情,我分得清楚的。

若是我不喜歡你,你的恩情我會還,但絕對不會用這種求親的方式來還。”

人已經到徐青衣的麵前,“雖然我們才認識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但你的模樣已經深深刻在我的心裏。

從小至今,從來冇有女子如你這般在我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痕跡過。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緣分,但能遇上你,我覺得這是我白玉蟾的幸運。

小時候抬頭看著夜空,我想著,這輩子要把星星到底是什麽弄清楚纔好。

而在你和我在外遊曆的這段時間裏,始終冇打算成親的我,竟也想著,若是什麽時候能夠和你這樣的女子作伴,大概是會很幸福的事情……”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