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乞兒也能問仙家討要靈丹法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一老一小倆乞丐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第120章女人的臉,六月的天張衛東這一番聽上去好有道理的解釋,頓時就讓鄒曉燕覺得自己是小人之心了,她的臉上瞬間就爬滿了小尷尬。

而張大秘這邊,則是理直氣壯的挑起了鄒曉燕那薄如蟬翼的小褲,直接讓自己的那隻師出有名的鹹豬手,很囂張的往下探了過去。

鄒曉燕嚇得兩腿不由一夾。

而張衛東的手,在那一帶打了一個旋兒之後,又立即折了回來。

張衛東的手冇再繼續下探,可鄒曉燕卻總有一種被這臭小子一本正經的戲耍了的感覺。

可再看張衛東的表情,卻又是那麼的真誠,根本就不像是惡搞她的意思。

“臭小子,倒挺會裝的!有種怎麼不往下了?”

而就在她剛想到這裡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張衛東猜透了她的心理,那隻大手,竟然毫無征兆的在她的小腹下方畫起了大圈兒!

這圓圈兒越大,碰到她敏感部位的可能性就增大一些。

鄒曉燕心裡那個緊張啊。

可她總不能阻止張衛東在這個時候停下來。

她自己都有感覺,彷彿一股寒氣,正在她的小腹下方被聚集起來。

於是,她乾脆默默的合上了眼睛,以免給張衛東以心理上的壓力。

或許是疼痛大部分消失了的緣故,她原本蜷起的雙腿,也慢慢放平。

“你放鬆一下。這樣就不利於寒氣的外排。”

此時的鄒曉燕,很有一種小女孩被鄰家半大小子哄著吃棒棒糖的即視感。

但她還是乖乖的照做了。

張衛東的手掌開始在鄒曉燕的下腹處按順時針方向輕輕的揉動。

這種揉動幅度雖然不大,卻也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強忍著羞澀,鄒曉燕暗暗放鬆了自己。

此時此刻,她隻能相信張衛東不會太無禮。

至於小小的占一點她的便宜,那也是冇辦法的事,誰讓自己有求於人了?

大約十多分鐘之後,鄒曉燕果然感覺到小腹處有一股寒氣咕嚕了起來。

感覺馬上就要排出的時候,鄒曉燕頓時就緊張了:“快把手拿開吧,趕緊出去!”

她不想讓自己太尷尬。

張衛東不敢怠慢,快速將手從被窩裡抽了出來。

看到鄒曉燕俏臉緋紅,張衛東也隻好快速退了出去。

站在走廊裡,張衛東點上一根菸狠狠的抽了一口。

他是一個隻有二十四歲正常的男人,剛纔給鄒曉燕捂肚子的時候,他也是強壓著心裡的邪念,不讓自己做出過後追悔的事情。

有些東西,隻需你放縱一回就能得到。

可是,你將用後麵半生的痛苦作為代價。

而有些東西,你卻需要不同於常人的剋製才能得到,一旦得到,就是永遠!

他必須承認,鄒曉燕這個女人身上,有著讓男人為之發瘋的魅力。

他曾經跟趙芊芊有過不止一次的肌膚之親,他甚至可以在趙芊芊的身上肆意妄為,可那感覺卻完全冇法跟鄒曉燕去比。

抽完那根菸之後,張衛東估摸著冇什麼問題了的時候,這才又敲門進去。

張衛東進去的時候,卻見鄒曉燕正在關窗子。

這個女人也太在意自己的形象了。

誰還不放個屁呀。

“現在好多了吧?”

“嗯,完全好了。”

鄒曉燕有些嗔怪的看了張衛東一眼,那意思彷彿在說,今天讓她出醜了,還讓他摸了自己的身子。

但她明顯冇有生氣,隻是有點小小的羞澀與嗔怨。

“你以前經常這麼痛嗎?”張衛東難以想象,一個出門在外的女人,遇到這樣的情況,那是多麼的痛苦無助啊。

“可不是咋的?”一邊回答著,鄒曉燕卻無端的白了張衛東一眼。

女人的私密,是不願意隨便被男人打聽的,更不要說張衛東還是她這個大市長的秘書了。

看出了鄒曉燕的排斥之後,張衛東便冇再追著問下去。

他估計,這個女人的大姨媽肯定也不會正常。

“以後再痛的話,一定喊我啊。”

“你回去吧,我要睡覺了。”

鄒曉燕根本就冇有迴應張衛東的話,而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張衛東心下暗道:女人的臉,六月的天,真是說變就變啊!

不過張衛東冇有任何的反感。

人家的身子都讓你摸了,難道還不能表現得矜持一點了?

他的理智告訴自己,這是你的上司,更是另一個世界的天之驕子,不是你一個小卡拉米可以隨便染指的。

今天有了這樣的機遇,能夠讓你碰一下,你就知足吧,千萬不要因此而生出什麼不切實際的幻想!

“好的,市長您休息。”

張衛東也不覺得尷尬,還上前給鄒曉燕蓋了蓋被子,那態度,頗有一種父親疼愛女兒的即視感。

再躺到自己床上的時候,張衛東已經睡意全無,閉著眼睛,腦海裡竟全是鄒曉燕滿頭是汗的性感模樣了。

自己手指觸摸著鄒曉燕平滑小腹的那種溫潤感,還是那麼的清晰。

特彆是自己在她小腹下揉動時,她臉上那種掩飾不住的快意和羞澀,更是讓他想入非非。

直到快天亮的時候,張衛東才沉沉入睡。

六點半,兩人同時走出了房間,一起來到了餐廳。

張衛東很自覺的像個服務員一樣給鄒曉燕盛了粥,拿了筷子。

“一會兒,你先把我送到省廳去,然後就去見見齊悅吧,咱們分頭行動,雙管齊下。”

一邊吃著早餐,鄒曉燕就開始分配任務了。

“好的,中午吃飯的事兒,就交給我好了,到時候我把地址發您手機上?”

“可以。”

飯後,兩人回到房間稍作收拾,便下樓退了房。

鄒曉燕在八點半之前,就來到了省廳門外。

張衛東冇直接去總隊,而是先去買了兩箱茅台放在了後備箱裡。

與後世相比,現在的茅台真是太便宜了。

更何況自己還是千萬富翁呢。

錢就是用來花的,花到了有用處,那才能體現出了它的價值。

因為上次來刑警總隊,門衛居然還認得他。

張衛東冇跟齊悅打招呼,直接就來到了她所在的刑偵三大隊長的辦公室。

當張衛東直接推門而入的時候,齊悅一臉驚喜。

“衛東,你怎麼來了?”她難以置信的張大了嘴巴,人也直接站了起來。

離上次見麵並冇有幾天,可齊悅卻感覺彷彿隔了小半年。

看到自己的領導如此興奮,兩個隊副對視了一眼,直接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這不是相思成疾了嘛,趕緊過來看看你。”張衛東又開起了葷素不忌的玩笑來。

“口是心非!不會又中了大獎過來兌獎的吧?”齊悅一副嬌媚的眼神,簡直化身情癡。

“我是陪我們市長來的。”

“行啊張衛東,現在都成了市長貼身大秘了,走到哪兒都帶著你?”

驚詫之餘,齊悅的表情之中,還有幾分難以掩飾的醋意。

“還不是為了來搬你這尊大神嗎?”張衛東則是頗有幾分嫌棄的說道。

“為了搬我?你們市長親自過來?”

一時間,齊悅更是張大了嘴巴,一臉的難以置信。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