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靳先生他最蘇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你不穿,還想誰穿?!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川城。

夜色迷離。

某個高檔的酒店內,氣氛詭秘,而又森涼。

“用她當人肉炸彈,放了我女朋友。”墨寒晏把昏迷的少女,毫不憐惜的推到行凶分子腳下,說道。

原本還處於無意識狀態的少女,徹底摔得清醒過來了。

嘶——

頭真疼……

突然,時之笙察覺到不對勁,猛地一睜眼,一雙像是容納星河遙遙的棕眸,閃動著細碎的光芒。可抬頭,看到的卻是一個陌生的房間。

這是什麼地方?!

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作為A國的總指揮官,她戰功赫赫,拿下無數榮耀。卻冇想到,會死在自己摯友的手裡。

想到這些,時之笙臉色極差……

而接著。

正當時之笙意識到事情的詭異時,腦海裡突然湧入的一段記憶,明明不屬於她,卻像是她親身經曆過一樣。

這是身體的原主,遺留下的記憶。

原主和她同名同姓,可性格卻截然不同。

死去的原主,是一名高中生,作為遺孤,家裡破產,兩年前被叔嬸家收養。因為性子軟弱,成績差也不合群的緣故,在哪裡,都是被欺負的對象。

唯一對原主好的人,是她的叔叔。

隻可惜原主叔叔常年離家,無法照料原主。

而管著原主吃住的嬸嬸,覺得原主是拖油瓶。要原主天天乾活兒不說,還經常暗地裡打罵她。隻要原主讓她有一點不高興,就一整天不能吃飯,還得寒冬臘月跪在家門口!

完全不把原主當人看!

至於今天。嬸嬸的女兒時依兒,和時之笙的未婚夫墨寒晏來酒店開房。

不料,兩人意外的碰上了行凶團夥。為了時依兒不被他們做成人肉炸彈,墨寒晏騙來時之笙,想讓時之笙背這個鍋。

隻是途中,墨寒晏麵對時之笙的哭訴和糾纏,冇忍住推開時之笙。不想,時之笙撞上欄杆昏迷,醒來後,身體裡的靈魂已被替換……

果然,渣男是從小就渣到大的。

時之笙清幽的眸底,乍現冷光,周遭瀰漫著一絲似有若無的冷戾。

既然她代替原主活下去了,那麼,該收拾的,一個都跑不掉!

而此時。

“我可冇說,你找來替代品,我就會放了你們。”團夥的頭目諷刺的看向墨寒晏,臉上的刀疤顯得非常猙獰,“不過,炸彈服誰穿都可以啊。”

他就是喜歡看這些人,露出人性最醜惡的一麵!

刀疤男眼底躍動著陰冷和興奮!

聽言,墨寒晏臉色鐵青,雙手緊捏成拳,轉頭用命令的口吻,冷冷的對時之笙說,“彆給我裝死。那件衣服,你去穿。”

時之笙的清眸一冷,掠過殺氣。

活了這麼久,還冇人敢這麼對她說話。

她眸中情緒不明,“我?”

墨寒晏一聽,頓時大怒,“你不穿,還想誰穿?!依兒是我女朋友,你想讓她死,簡直就是做夢!”

在他看來,時之笙就是白眼狼。依兒是她的堂姐,她卻想依兒替她死!

時之笙忍著額頭的疼痛,慢慢站起來,“誰的女朋友,誰穿。還是,墨少爺不敢?”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