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驕下山:開局禍害美颯嬌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我說能救,他就有救!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你對我做了那樣的事情,還要我給錢?”

陽光穿過酒店的窗戶,落在陳雪凝俏臉上,顯得異常憤怒。

眼前,一名清秀男子正在穿衣。

“小姐,昨晚你中了毒,我為你解毒,給錢合情合理。”

蘇皓正兒八經的發言,卻氣得陳雪凝頭頂冒煙。

“你難道就不會送我去醫院?”

蘇皓歎息道:“當時情況危急,你欺身逼我,眾人指點,我遭受了無端的罵名,為省事我隻能被迫失去清白,照理來說,你還得補償我一些精神損失費。”

“滾!”

陳雪凝一個枕頭砸了過去,臉都氣綠了。

蘇皓穩穩接住枕頭,說道:“算了,當我欠你的,旅館費你得結算一下,我這次下山身上隻有兩百塊,全拿來給你開房了。”

“你……”

陳雪凝咬了咬牙,從包裡拿出一千塊,砸在蘇皓身上。

“多出來的,算你的小費!”

“給我立刻消失!”

蘇皓默默將錢收起來,臨走前還從陳雪凝的包裡再度拿了一千塊。

“你什麼意思?”

“小費不夠,得加錢!”

“……”

陳雪凝暴跳如雷:“我要鯊了你!”

“這是我的電話,歡迎下次光臨。”

蘇皓似笑非笑的留下一張便簽,在陳雪凝咆哮下,瀟灑的離開了房間。

出來酒店時,他的眼神悄然一變,深邃卻滄桑。

距離蘇家滅門慘案,已過去二十年!

二十年前,一位高人路過蘇家,在枯井中發現了嬰兒時期的蘇皓,將他帶上山修行。

二十年後,蘇皓醫武無敵,在昨日三招擊敗師父,獲得下山複仇的資格。

“在複仇之前,先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去陳家報恩。”

蘇皓強忍著蠢蠢欲動的殺心,叫來出租車,前往陳家。

“小兄弟,你也是去參加陳家葬禮的?”聽到蘇皓報出的地點,司機好奇道。

“葬禮?”蘇皓一愣。

“陳家有人死了?”

司機點頭道:“陳老爺子今早病故,現在已經躺棺材裡麵了。”

“說來也奇怪,陳家可是金陵市的有錢大戶,而陳老爺子又深得養身之道,怎麼就突然死了呢?”

“壞了!快!去陳家!”蘇皓麵色微變。

司機無奈道:“早高峰堵車啊,快不起來的,過去起碼半個小時。”

“我給你一千!”

“好嘞,您坐穩了!”

司機瞬間車神附身,油門踩到底,快速躲過正向車流,緊接著找了一個小道全速馳騁,靠著嫻熟的車技,不到十分鐘就抵達了陳家。

以往氣派的陳家,此刻卻是遍佈白灰色,空氣中散發著一絲哀愁。

蘇皓火速下車,直奔陳家的靈堂。

陳家人披麻戴孝,跪在棺前,帶著淚痕,燒紙上香。

棺內,陳家老爺子一臉黑色,麵帶痛苦,死狀有些慘。

“劇毒侵體,龜息假死,還能救回來。”蘇皓隻是一眼,懸著的心穩穩落地。

可他這話卻如同雷鳴之聲,在靈堂炸開了花。

陳老的兒子陳有才站起身,眉頭緊鎖:“你是誰?我父親經過中醫聖手魏一針的鑒定,已然冇有生命跡象,神仙難救,請彆打擾他的安寧。”

“我說能救,他就有救!”

蘇皓屈指一彈,銀針飛出,精準的落在陳家老爺子的頭上。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讓陳有才都冇來得及阻止。

“把他抓起來!他在褻瀆陳老的遺體!”

一人大吼,其它人儘皆大怒。

“外麵的人怎麼回事,居然把這麼一個瘋子放了進來?”

“小畜生,給我滾開,彆亂碰陳老!”

“說那麼多廢話乾什麼?一起上去控製他!”

……………

眾怒之際,一位長袍老者從樓上走下,大發雷霆。

“豎子!陳老命數已儘,理應安息,你卻驚擾他的靈魂,不可饒恕!”

他便是中醫聖手魏一針,和陳老有著十幾年的交情。

陳老病逝時,他萬般不敢置信,搶救了多次,可最終都無藥可救,隻能宣佈陳老身死的事實。

蘇皓當眾說陳老有救,明顯是在羞辱他的醫術,否定他這幾十年的醫道名譽。

“誰說陳老命數已儘?”

蘇皓再度補上幾枚銀針,雙手結印。

一股強大的生機氣息從蘇皓指尖彙聚,四散開來,生機勃勃。

下一秒,陳老頭上的銀針形成一個‘九’字,貫徹九靈之力,來回通彙。

“九靈之府,通玄而下,入九刺之門,行九神之道……這是九靈十二刺?!”

魏一針的駭然驚呼,讓蘇皓讚許道:“你居然認得出這是什麼針法,有點見識!”

“嘶!”

魏一針倒吸一口涼氣。

九靈十二刺可是神醫扁鵲的秘傳之法,到目前為止華夏隻有寥寥數人可以使用,他們各個都是國手神醫,享譽中外的存在。

冇曾想,今日一名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居然能當麵施展如此神技,簡直不可思議。

“給我拿下他!”

陳有才叫來保鏢,還冇行動,卻被魏一針攔住。

“都給我住手!誰也不得打擾這位小神醫救治老陳!”

陳有才懵圈了。

剛剛魏一針還在罵蘇皓的行為大不敬,這纔過去多久,態度竟發生了一百八十度轉變?

“嘩嘩嘩……”

恰在此刻,陣陣黑氣瘋狂從棺材湧出,惡臭無比。

眾人捂住口鼻,紛紛遠離棺材。

蘇皓不為所動,加大力度。

伴隨著時間流逝,黑氣逐漸變少,陳老臉部的黑色儘數褪去,開始紅潤起來。

“唰!”

蘇皓手一招,十二枚銀針飛回自己的手上。

這一幕,秀的魏一針頭皮發麻。

以氣禦針!

恐怖如斯!

“啪嗒……”

緊接著,一隻乾瘦的手從棺材裡麵伸出。

在陳家人目瞪口呆的視線下,陳老晃晃悠悠的爬了出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