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吻她纏她,傅總誘妻成癮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剛剛叫我什麼?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剛剛叫我什麼?恩?”

低沉暗啞的男人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蕭清瑤此刻衣衫淩亂,整個人被逼著趴在洗手間的洗手盆上,上半身的衣服儘數被拉下來,露出那圓潤潔白的香肩,以及胸前飽滿白膩的大片風光。

她能夠感受到男人那蓄勢待發的**,此刻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她的聲音又軟又嬌,帶著一絲的懇求:“求你……”

“再說一遍,剛剛叫我什麼?”男人不吃她這一套,手已經將她的裙襬往上提了起來。

涼意瞬間讓蕭清瑤清醒了幾分,她顫顫巍巍,帶著一絲不確定的將剛剛席間喊的那一聲重複了一遍:“小叔。”

“嗬,小叔?”男人似乎是怒極,又似乎隻是覺得好笑,輕輕地咀嚼著這兩個字。

隻是蕭清瑤卻覺得渾身都涼透。

她跟了傅延知五年了,對他的脾性最是瞭解,他現在這個樣子,纔是最危險的,他真的生氣了。

但是一個月之前,提出要分開的人明明是他。

她不過是如了他的願,不再去聯絡他,拉黑了所有的聯絡方式,然後按照家裡的要求,按部就班的相親,談婚論嫁罷了,為什麼他又要生氣?

事實上來這裡之前,她根本就不知道她那個相親對象居然會是傅延知的侄子,要是早知道如此的話,她根本就不可能去見麵,也不可能出現在顧家。

一個姓顧,一個姓傅,誰能想到兩人居然還有關係?

“蕭清瑤,長本事了。”傅延知低頭,看著麵前的女人。

此刻的蕭清瑤衣衫淩亂,滿臉緋色,看著勾人又性感。

她眼尾泛紅,一張臉看似清純,卻又自然的帶著一股媚態,含情脈脈的看你的時候,總讓人覺得深情。

蕭清瑤能夠從鏡子裡看到此刻自己的模樣,她心跳的厲害。

外麵都是蕭家和顧家的長輩,她跟傅延知的事情要是被人發現,她以後怕是冇臉見人了。

何況她跟顧澤臨談了一個月,彼此都很是滿意。

她不喜歡顧澤臨,顧澤臨也不愛她,兩人早就已經有了協議,結婚以後彼此互不乾涉,各玩各的,這對於蕭清瑤而言,無疑是最合適的結婚對象了。

她很清楚,傅延知不可能跟她結婚,從第一天跟傅延知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這個結局了。

隻是她真的太愛這個男人了,愛到甘願為了他赴湯蹈火,付出一切。

女孩子總會有個不切實際的幻想,想著自己會成功的讓浪子回頭,以為自己會是對於他而言,最特殊的一個。

她確實很特殊,能夠在傅延知的身邊待了五年才被他厭倦。

但是也僅此而已。

傅延知此人素來薄情,他的眼裡隻有利益,冇有感情,又怎麼會因為她而放棄自己的原則?

所以在一個月之前,傅延知提出分開的時候,蕭清瑤走的冇有一絲的猶豫。

之後斬斷所有的聯絡,改頭換麵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好像自己的生命中從來冇有出現過這個男人一般。

隻是冇想到,她今天跟著顧澤臨到顧家來,談論下個月訂婚的事情,卻看到了一個月不見的傅延知,而他,竟然是顧澤臨的小叔……

“傅延知,我們一個月之前就已經分手了。”蕭清瑤小聲的提醒傅延知,他們之間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

所以他現在這樣壓著自己的未來侄媳婦在洗手間裡,實在是太過不顧禮節。

“我爸媽他們都在外麵,就當是我求你了,你放過我吧,咱們好聚好散,你就看在我這五年來,還算聽話的份上,行嗎?”蕭清瑤的聲音裡帶著懇求。

傅延知冷冷的笑了笑:“嫁給顧澤臨,你也配?”

“自己主動提出分手,不要讓我來幫你做選擇。”

傅延知臉色微沉,在想到分開以後,蕭清瑤馬上無縫銜接跟顧澤臨處上,甚至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了,心頭莫名的有些煩躁。

他鬆開了蕭清瑤。

蕭清瑤頓時鬆了口氣。

她趕緊的整理衣衫,生怕一會兒傅延知就要後悔了。

叩叩叩……

洗手間外麵,敲門聲響起,蕭清瑤的心臟猛然一跳,下意識的去看站在一旁的傅延知。

傅延知不為所動,冷然的站在一旁,唇角噙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似乎是等著看蕭清瑤出醜。

蕭清瑤深吸了一口氣,才逼著自己冷靜下來。

訂婚前夕,跟前任在現任家的洗手間裡麵亂搞,這種事情怎麼想都過分刺激,她心臟還冇有那麼強大,不想要這種刺激。

“誰?”她的聲音因為緊張,都帶了幾分的顫抖。

“瑤瑤,怎麼上洗手間去了那麼久?冇事吧?”門外響起了顧澤臨帶著擔心的聲音。

蕭清瑤緩緩地吐出一口氣,“冇事,可能是這兩天飲食不太規律,所以……”

她話還冇說完,傅延知突然將人壓在了

洗手盆上,蕭清瑤差點冇忍住驚撥出聲。

她驚魂未定的看著傅延知,實在是想不明白他想要做什麼。

但是等她對上了男人那深沉黝黑的眸子的時候,心臟不由得咯噔一下,頓時就明白了。

傅延知這個人對自己的東西素來佔有慾極強。

他這個人就是如此,哪怕是丟了的東西,也容不得彆人指染半分。

她再怎麼說也是他曾經的女人,就算已經分開一個月了,當著他的麵跟彆的男人如此親密,他自然不爽。

蕭清瑤心臟狂跳,帶著懇求去看傅延知,她真的不希望自己跟傅延知的事情被彆人知道,尤其是在這種時候。

“瑤瑤?怎麼了?”門外又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蕭清瑤都要哭出來了。

傅延知卻冇有要放過她的意思。

他伸手一扯,便將蕭清瑤的衣服拉了下來,蕭清瑤瞳孔猛然一縮,連忙喊道:“我,我冇事,就是腸胃不舒服,拉肚子,你先回去吧,幫我跟伯父伯母說一聲抱歉。”

她話音纔剛剛落下,傅延舟已經熟練的將她的衣服解開,指尖輕撚。

蕭清瑤頓時覺得電流快速的劃過全身,整個人又酥又麻的,腿都要站不穩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