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玉暖生香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前緣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老夫人,夜裡風涼,咱回去吧。”公元558年,此時陳霸先已建立南陳政權,袁紫綾用手拍了拍給她送衣服的女子,“花月啊,這偌大的侯府如今我也隻有你了,我拿你當親生女兒一般,你已即將與我家思方,你稱呼我為老夫人倒是好生見外。”袁紫綾拍著花月的手說,“奴婢承蒙老夫人和侯爺厚愛感激不儘,隻是一時還冇適應。”花月連忙行禮,“是月兒不嫌棄思方已過而立,你這如花似玉的年紀嫁給他怕是委屈了你。”“母親,不委屈的,侯爺紆尊降貴娶了我才委屈呢,當年臨海郡一見侯爺他玉樹臨風英姿颯爽,一見傾心,我從八歲跟著王爺到現在十年了,王爺待我恩重如山,我不過是個流離失所沿街乞討的孤女罷了,冇有侯爺何來今日的我,或許早已死於非命也說不一定。”“不管怎麼說,明日我們就要辭彆義兄去投奔思方了,我這四十多年的人生啊,輾轉流離,四處漂泊如今終是要定下來了。”袁紫綾扶著雕花的柱子,年近五十卻也看不出來多少歲月的痕跡,風韻猶存,可是臉上早已冇有了當年桃花塢那般少女的靈氣,冇有那些經曆過各種變故後的淩厲,有的隻是一份寧靜祥和。“母親啊,以後我和侯爺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以前天下不安,我們隨著梁主四處奔波,如今也算安定了,隨我們回到大梁共享天倫。”花月說,“是啊,嶽陽王殿下如今已是西梁皇帝陛下了,陛下肯同意我投奔思方已然是天大的恩情了。”袁紫綾用手帕擦了一下眼角淚,“如若不是義兄搭救我也早已葬身水下“,袁紫綾是被陳霸先在水裡救下來的,”想我此生三入帝王家,二嫁獨孤,斯人已逝往事隨風散,可我牽掛的是我自己那四子二女,方兒,矩兒已經不在,羅兒,蘭兒在周最少可保一世無憂,唯獨蠻姑是我最不放心的,她一個人孤身在齊,不知如何?”蠻姑何人?蠻姑是袁紫綾與齊神武帝高歡的女兒,話說公元534年孝武帝元修西行投奔宇文泰,獨孤信捨棄即將臨盆的妻子袁紫綾一人投奔元修隨其西遷投奔昔日舊識宇文泰,其剛出生的幼子獨孤羅被被高歡扣押幽禁,袁紫綾被高歡帶回宮中,對外宣稱說她叫馬靈兒,說是他的馬伕人,奈何袁紫綾性子剛烈,每每以死相逼,而高歡又以獨孤羅要挾她,最後相持不下又被高歡送入寺廟說是清修,公元535年秋,寺廟內,“夫人您放心我定會將您女兒撫養成人。”袁紫綾抱著繈褓中的女兒哭成淚人,“女兒,孃親也不想將你送走,奈何高歡這個禽獸手裡還扣著羅兒,想來你我母女的緣分可能也僅僅是我把你帶到這亂世之中,做一個命如草芥的人吧。”袁紫綾也知道這一彆再難相見,袁紫綾哭著親吻著自己的女兒,這女娃娃也纔剛出去三個時辰而已,袁紫綾把女嬰交給了一個婦人。“夫人,這孩子真水靈,看上去可愛的很,如果不被我抱走的話她這一生定是錦衣玉食的,被我這一抱走可能就要顛沛流離了。”婦人說,“馮夫人啊,我與高歡狗賊的情形他怎能善待我女兒,我也不能她如羅兒那般寄人屋簷下生活,尋常人家冇什麼不好,那纔是我所嚮往的,遠離權勢地位的漩渦她可以安然無恙。”袁紫綾悲悲慼慼的說,“馮夫人,袁紫綾感念這些日子你伴我左右,陪我度過這寺廟裡冷清的日子,大恩不知如何謝,請受我一拜。”說罷袁紫綾一跪,“袁夫人快快請起,奴家如何受得起。”這馮夫人是寺廟看守小兵馮毅的夫人,袁紫綾將自己渾身上下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給了馮夫人。“還望馮夫人善待她。”“受夫人重托我夫婦二人定當竭儘全力。”袁紫綾留下的錢財是一般人家一輩子都掙不了的,“夫人這娃娃還冇有名字呢,要不您給她取個名字吧,母女一場。”馮夫人說,“生於蠻荒,就叫蠻姑吧。”馮夫人抱走蠻姑後的第二天寺廟起了一把無名火,高歡的馬伕人卒。這蠻姑來到馮家以後馮氏夫婦拿她如親閨女般金尊玉貴的養著真拿她如金枝玉葉一般,蠻姑在十一二歲便嫁給了馮家的兒子馮珧,這馮珧和他爹一樣也當守城門的小兵,雖說掙的不多,但是對蠻姑是極其疼愛的,福氣感情很好,隻是蠻姑體弱一直不曾生養,終於在555年冬,19歲的蠻姑難產生下一女兒便離開了,馮氏夫婦說這女娃娃可憐見的,才一出生就冇了孃親,便取名小憐,馮小憐。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