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廢土時期撿破爛,一不小心暴富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歡迎來到廢土時代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薑月墨夢見,自己上街要飯,一塊餅都要不到。鐵碗被踹翻的瞬間,猛然驚醒。天可憐見,這都什麼夢啊。然而現實,也冇有比夢好多少。祁年初頂著毛絨絨的雞窩腦袋,哼哼唧唧的,還試圖鑽進她的被窩。“唔,墨墨早上好。今天墨墨打獵的工具,我都裝好啦,誇我~”祁年初把薑月墨的頭髮繞在手指上,靦腆的笑著求誇獎。薑月墨剛剛做了噩夢,不太想搭理他,於是揉了揉他的大腦袋,隨手抄起床邊那個綁著鐵皮的長棍,輕輕一擲。將一隻四十五碼的蟑螂,釘在她那“破敗不堪”的牆上。“早上好祁年初,你好棒。”處理一些“小東西”,以免嚇到自己懷裡的大小孩。奇怪?哪裡來的蟑螂啊。看著四十五碼的蟑螂,掙紮了幾下就不動了,薑月墨歎了口氣,算了,無所謂。抬手拍了拍懷裡驚魂未定的“嬌花”。“冇事,冇事啦~去把地掃了。”而後熟練的穿衣洗漱,做早餐。“嬌花”則是美滋滋地去拆牆上那隻四十五碼的變異蟑螂,暴力分解冇有發現任何戰利品後興致缺缺地。肉眼可見地,蔫了,一雙眼睛幽怨的看著薑月墨。薄荷牙膏刺激的味道,直沖天靈蓋,喚醒了她尚在沉睡的靈魂,這是她來到這個地方的第二十三天:現在是早上四點三十五分…這裡是末日廢土後期…一個…自然與人類兩敗俱傷的時期。人類經過了喪屍,天災,方舟計劃保留了血脈,但是出來後已是物是人非。而後出現了基因突變,植物動物都出現了基因重組,每一樣都在超負太陽荷輻射的照射下發生了改變。除了…人…無法飲用的水源,無法耕種的土地,強大的輻射,越來越強的日照…無時無刻不在排斥著人這種生物。好在如今,已經渡過了那個階段,有前人的探索,眾人謀生的手段多了很多。建立保護罩,尋找新能源,改善水源和土壤,重組基因……薑月墨扭頭,看著左邊破碎鏡片,映出這個略顯邋遢的自己,不由自主的,又回憶起來,到這裡之前的事。她是二十一世紀一名,凹新人設的種地博主。網紅業急速興起,又新舊更迭太快,種地博主熱潮一過,她就開始走下坡路。為了賺的那點窩囊費,憋一肚子氣不說,臨了臨了,公司為了保住現金流,裁員40%的優化名單中,裁掉了她們一整個組。心中鬱氣久久不散,狠狠地報複性消費了一把。等兜裡那倆錢花的一乾二淨,瀕臨破產的時候,有人笑眯眯地問她:“美麗又大方的薑月墨女士,你現在有什麼願望。”薑月墨答:“好想換個星球生活……”於是她願望成真了。閉眼前,還是在送往醫院的路上,睜開眼,就在那跟霸王龍差不多大的野豬腳下!還來不及喊救命,她就被野豬一腳踢開,那一腳差點把她鑲地裡,一口老血噴出,太奶衝她慈祥招手地樣子,若隱若現。就在她馬上要昏過去的時候,眼角的餘光,朦朧的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向她飛奔而來。薑月墨深情呼喚:“太奶…”不知過了多久,周圍又是哭喊和歡呼交織。薑月墨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了,雙耳傳來蜂鳴。她感覺,自己要死了,一定是酒喝太多出現幻覺了,該死的假酒販子,我要投訴你。可是,這幻覺好痛,真的感覺要死了,五臟六腑都移位了吧,視線逐漸模糊。“太奶,你的這個懷抱好溫暖,就是有點硬…”再次醒來,眼前是一個個,陌生的麵孔,看著她的眼神有審視,有憐憫,有好奇…“您好,我是祁年初的隊友,楚天。目前的情況,是這樣的。救了你的,是我們天狼傭兵團的前任隊長,祁年初。他曾經因為任務原因,受了嚴重的傷,四肢被輻射嚴重。雖然有防護罩,皮膚隻是輕微灼傷,但腦子受了重創,導致現在,隻有七八歲左右的智商。傭兵團理事人,不接受他這種狀態,於是他現在情況複雜,我們想請你留下……”楚天看著薑月墨這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有些不忍說下去了。自從祁年初被逐出小隊之後,他一直在流浪,還是這次巧合,讓一直尋找祁年初的隊友們發現了祁年初。手忙腳亂的,把蠻牛似的祁年初,以及半死不活的薑月墨,帶回了祁年初這個曾經的小房子裡。還好找到祁年初了,不然再過兩天,祁年初的房子就“滿月”了。房子會被視為無主之地收走,他們希望薑月墨,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留下來,照顧祁年初。楚天斟酌著,再次開口:“我希望,你能留下照顧他,不用太久,等過段時間,其他傭兵退役後,就可以接手他。”“老祁這就算是因禍得福吧。”“雖然變成這樣了,但,也算是退役了吧,比咱們朝不保夕強太多了。”其他五個人沉默,從前無比高傲的一個人,變成這模樣,又能比死強多少。薑月墨想說:這福氣給你,你要不要。“現在這樣,也不是個辦法呀,總得有個人照顧他。”“噥~這不現成的嘛,老祁對這姑娘可是救命之恩啊。”“去去去,你這不是趁人之危嗎!”小小的房子,又擠擠挨挨的,進來好些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起來,擠的冇地方占腳,房間裡味道也奇怪的很。討論過後,他們也冇辦法,卑鄙就卑鄙吧,總不能看自己的過命兄弟死在眼前!而這個條件,對於突然出現在這個世界的薑月墨來說,這簡直是天大的好事。房子,雖然是三十平米小破房,老公,雖然智商七歲的傻子,工作,雖然保姆兼無業遊民,但是好在,自己的要求的齊活了,不是嗎!“一隻B級藥劑,足夠治療你的傷勢了,這也是我們能出起的,最高品級的藥劑了,照顧老祁…給口吃的就行!不知道你乾不乾。”薑月墨一個軲轆爬起來,激動的握著楚天那隻粗糙的大手。淦!“我乾我乾!老闆我一定好好乾,彆裁我!”楚天:“嗯?”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