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陸星劍許詩霜免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許詩霜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就對上了一張冷臉。

劍眉星目,鼻梁高挺,卻緊抿著唇,穿著一身看著像是七八十年代的軍裝,一副壓抑著憤怒的表情。

許詩霜掙紮起來道:“你是誰啊,你放開我!”

軍裝男人低頭看她,目光驟冷。

“許!詩!霜!你這次找過來,又要發什麼瘋!”

他低沉的嗓音中壓抑著洶洶怒火。

許詩霜剛纔鼻子不小心撞到他肋骨,疼得眼冒金星。

這會聽見男人開口,她有些茫然。

這個男人認識她?

“星劍,你先彆管這個了,趕緊帶嫂子去醫務室看看吧,我看她剛纔腿受傷了。”軍裝男人旁邊還站著個寸頭男人,看著有些吊兒郎當的。

許詩霜環顧四周,看見遠處有高牆鐵網,上麵掛著“革命軍隊,人民的忠誠衛士”的紅色牌子。

鐵網裡麵,是一排又一排的筒子樓。依稀還能看見有身穿綠色軍裝的人走在裡麵,像是在巡邏。再望遠看去,還停了很多軍綠色的卡車。

再低頭看自己,她身上特意為研討活動準備的西裝不見了,變成了一身從冇見過的帶著黃色連衣裙,裙襬處還有幾個補丁。手也比原本的自己要嬌嫩許多,少了長期握手術刀的繭子。

想起剛剛聽到的“星劍”,許詩霜嚥了咽口水:“你不會姓陸吧?”

軍裝男人麵露諷刺:“怎麼,這次想玩失憶的把戲?”

冇否認,那就是默認了。

許詩霜頓時眼前一黑。

六七十年代特有的筒子樓和陌生環境、軍裝男人陸星劍、不屬於自己的身體……這怎麼看,都像是穿進了飛機失事前,她在看的那本《寵你摯愛》的年代文啊!

許詩霜看見自己的銀色手術工具箱掉在不遠處,下意識想去拿。不管是不是真的穿越,工具箱對她都很重要,絕對不能丟。

男人卻猛地攥住她手腕,冰冷道:“彆再發瘋了!剛纔從圍牆上掉下來還不夠嗎?上麵的八伏鐵網,足以電死十個成年人。你爬上去冇死,算你命大。”

書中的男主陸星劍他在裡麵的人設是軍政二代,絕種好男人。

正直、穩重、善良,專一,有責任心,又是獨生子,各方麪條件堪稱完美。

他人生裡唯一的汙點,就是後來鋃鐺入獄的前妻。

她原本也是因為這裡麵的配角和她同名,出於好奇纔看了看。誰知道這同名女配就是整個書裡麵最人人喊打的惡毒女人。

在小說裡,女配許詩霜為逃避下鄉,硬逼著父母找到陸家要求履行之前定下的婚約。本以為能過好日子,結果嫁過去才發現,陸星劍收養了一個戰友的兒子。她一個剛剛高中畢業的大閨女,嫁過去直接喜當後媽。

婚後陸星劍也常年不歸家,見麵也都是幾句冷言冷語,她越發不滿,開始虐.待男主的孩子來撒氣。還非要男主轉業回家陪她,整出了無數幺蛾子,最後被離婚,下場淒慘。

而文中最弱智,也最想讓許詩霜吐槽的一個情節就是,原主為了讓陸星劍當不成軍人,竟然勾結外國特務,竊取、出賣軍事機密。

也因此,原主最後鋃鐺入獄被槍斃,不得善終。

陸星劍因為這麼個妻子,大好前途儘毀,在一次與特務的爆炸戰鬥中失去雙腿,從此殘疾,下半生隻能坐輪椅。

不過女配被打垮了就下線了,男主肯定不會。

雖然殘疾,但是陸星劍選擇下海經商,仍舊靠自己的努力闖出了一片天,最終依舊成就一代商業大佬。不過午夜夢迴,他總是會夢到前妻那張惡毒的臉,冷汗涔涔從夢中醒來。

最後的結局,當然是是女主夏小美用無微不至的愛和關心感化了他,和養子謝燁霖一起,一家三口快樂幸福地生活。

許詩霜痛苦地閉上眼睛:“……”

隻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場夢,她再睜開眼睛,就能回到現代。

她還是那個有房有車,追求者如雲的許詩霜。她會平安抵達國外,順利發表專利演講,攜帶榮譽回國,推廣與師兄一起研發的口腔醫學新技術,開創全球先河……

而不是書中那個壞事做儘,最後要進監獄的惡毒女配許詩霜。

陸星劍以為許詩霜是因為身上的傷所以才麵露痛苦之色。

他這一次低下頭仔細地打量許詩霜的傷口處,卻被白皙的皮膚刺到了眼睛。

“許詩霜”出現在這裡,是因為想要找到陸星劍的上級,破壞他的工作,達成讓陸星劍轉業回家的目的。不過軍區基地在深山,她冇人帶來就迷了路,夜晚聽見野獸的吼叫,就慌亂逃竄。

最後在黑夜裡看不清,誤觸了軍區基地的電網,人就這麼被電死了。

逃跑過程中,身上穿的米黃色粗布襯裙,此時已經被勾得破破爛爛。

陸星劍視線掃到,立刻彈開,旋即鬆開她,快速到像是生怕被傳染上某種疾病。

許詩霜猝不及防被扔在泥地上,人都傻了。

“嘶……好痛。”她淚眼漣漣地抱著摔疼的左腿。

她到底是做了什麼孽,要受這種苦啊!

陸星劍脫下軍服外套啪地扔到她身上。

“穿上。”他命令道。

許詩霜低頭一看自己胸前露出不小心的大半春光,也顧不得生氣陸星劍的態度,趕緊穿上裹緊自己。

衣服很乾淨,冇有什麼味道,隻有股淡淡的皂莢氣味。

陸星劍看著這個讓他厭惡的女人,此刻紅著眼眶,披著他的外套坐在地上,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模樣,就覺得莫名心煩意亂。

算了。

冇什麼好問的。

她出現在這裡還能是因為什麼?左右不過是那幾樣原因。

要錢、哭鬨、發瘋,以及摧毀他的事業。

陸星劍從未見過如此惡毒無恥的女人,但她確實以毀掉他為樂。

這次大老遠偷跑來軍事重地作妖,恐怕也是為了想逼他轉業回家。

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觸犯他的底線!他真已忍無可忍。

想著今日過後無論如何也要跟這個女惡魔離婚,陸星劍冷冷道:“起來,跟我走!”

許詩霜試了一下,發現自己的左腿根本冇力氣。

“我站不起來……”她嬌軟的聲音帶著哭腔。

寸頭青年看向陸星劍:“這你媳婦,你揹她唄!”

陸星劍默然,麵無表情地走到她麵前蹲下,背對著她躬下軍人如鬆般寬闊筆直的肩背。

“上來。”

許詩霜愣了一下:“你揹我嗎?”

他不耐煩地應道:“嗯。”

許詩霜當即手腳並用地爬了上去。陸星劍站起來時,她生怕自己掉下去,雙手緊緊環住他的脖頸。強烈的男性荷爾蒙近在咫尺,但她眼下完全冇心思關注這些,隻惦記著跟自己一起降落的那隻銀色手術箱。

要真穿了,那可是能救命的東西。

“我那還有東西,你彆忘了!”她指了指地上。

“知道了。”陸星劍沉著一張臉,冷不丁感受到背後柔軟溫熱的起伏,手臂肌肉瞬間收緊,整個人都顯得有些僵硬。--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