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走絲綢之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逃出生天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這張臉確實好看,就是有點太蒼白了。”夏棠剛有意識,就聽見這樣一句話,臉上傳來了陣陣冰涼的金屬感。

夏棠動了動疲憊的眼皮,勉強睜開了一條小縫,光一下子打入她的眼睛,讓她看清了眼前說話的男人。

長相很粗獷,留著濃密的絡腮鬍,說話卻細聲細氣,像一條毒蛇一樣陰冷。

“你說如果臉上再增加點血色,是不是會更惹人疼愛呢?”男人一邊說,一邊拿著一把匕首在她的臉頰上摩挲著。

刀尖偶爾碰到皮肉,尖銳的疼痛讓夏棠一下就清醒了過來。

夏棠的第一反應是她被人綁架了,那其他同學們呢?都被抓起來了嗎?

還有老師,老師年紀那麼大了,每次還要堅持出現場,說是怕他們年輕冇經驗,一不小心就損壞了珍貴的文物。

難道是遇見來盜墓的了?

夏棠心裡快速想著各種可能,不忘分析當下的處境,眼下的情況最好還是不要暴露自己已經醒了的事實。

她下意識地把眼睛閉緊,但手卻不聽話地虛握成拳。

“嘶——”好疼,夏棠不受理智控製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既然醒了就彆裝睡了。”那男人湊到她耳邊輕輕地說。“再裝下去,我可不保證會發生什麼。”

夏棠被激地睜開了眼,秀氣的眉毛下麵是一雙漆黑深邃的雙眼,還透露出了一絲狡黠的意味,但一轉眼又恢複了平靜如波。

夏棠脖子上被劃開了一道,鮮血緩緩流下,一股微弱的腥味傳到夏棠鼻腔裡,讓她打了個激靈。

“這群人來真的!”夏棠心裡泛起了恐慌,但還是強裝鎮定。

“說吧,你們想要什麼?”夏棠決定先發製人,“如果你能保證不傷害所有人,我可以給你想要的東西。”

“你們現在就離開,我不會追究你們的任何責任,大家互相給彼此一個麵子。我會找一個合適的藉口的,保證不會透露半分。”

“怎麼樣?”夏棠抬頭直直地看向那個男人,心裡止不住地打鼓,但眼神異常堅定。

男人聽了她的話,愣在了原地。

夏棠本以為他是在認真思考自己的提議,稍微鬆了一口氣,看來還是有可以溝通的餘地的。

誰曾想下一秒男人卻突然指著夏棠爆笑了起來,眼睛看著暗處的那個女人說:“遙遙,看這個女的,她是不是把腦子磕傻了。”

男人好像遇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一樣,笑得完全停不下來,邊笑邊說:“她說讓我們給彼此一個麵子,哈哈哈哈。”

隱藏在暗處的女人聽到這話,也慢慢走出了陰影,露出了全貌,年紀大概隻有十七八的樣子,臉水嫩嫩的,頭髮上挽著一根碧綠色的簪子。

“不對勁,這女人怎麼穿的古裝?”夏棠腦中警鈴作響,剛醒來的時候受到太大刺激,心裡隻想著怎麼逃生,導致下意識地忽略了很多細節。

頭頂上不是雪白的天花板,而是破舊的茅草,整個環境非常昏暗,隻有自己旁邊的牆上固定著一束火把,勉強照亮了眼前的人。

男人身上穿著一身勁裝,由於是全身通黑,她竟然冇有看出來那其實是古代裝束,她還以為他們是盜賊!

夏棠今年22歲,本來應該本科畢業的她,無縫銜接保研本校的考古係,在放暑假的時候就被老師拉來進組。

雖然環境屬實惡劣,但夏棠卻是真的對考古學感興趣,這是她第一次來現場,整個人異常地亢奮有活力,成為了組裡的開心果。

昨晚上結束得有點晚,回去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她就住在簡陋的集裝箱改造的宿舍裡。

“今天挖出了好多好東西啊,反正也冇有家人冇有牽掛,就這麼一輩子一直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也挺好的”夏棠心裡思緒繁雜,就著這個念頭慢慢陷入睡眠。

冇想到醒來整個世界大變樣,穿越這種事情居然是真的。

饒是夏棠思維再緩慢,現在也反應過來了。

她穿越了,好巧不巧還被綁架了。

現在不是什麼發呆的好時候,還是想辦法脫困比較好。

那個女子看起來年紀比她小,麵相也比那個男子要善良許多,可能比較好溝通一點,夏棠剛準備開口叫道:“小姑娘……”

那個小姑娘就走到了她麵前,用手輕柔地撫摸著她的臉,像是對自己的情人一般溫柔。

明明是很溫馨的動作,夏棠卻覺得摸過的地方泛起了陣陣涼意,讓她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

果然下一秒那女子陡然發力,狠狠地扇了夏棠一巴掌。

“啪——”的一聲,在夏棠白嫩的臉上留下了一個紅印子。

“不錯,聲音倒是清脆,看來確實是張好臉,如果不是長在你這個傻子身上就更好了。”那個叫遙遙的女子不屑地說道。

夏棠被這一巴掌打懵了,“完蛋,真遇到精神病了。”

那個女子繼續用手拍了拍她的臉,語氣雖然平淡無波,卻隱隱透露出一股狠戾的意味,“我勸你老老實實呆著,彆再想著要逃跑,說不定我大發慈悲,還能給你賣個好人家。”

說完就熄滅了火把,和那男子一起走出了這個破敗的茅草屋,屋裡一下就暗了下來。

夏棠心裡已經徹底涼了,她看向自己被綁在柱子上的雙腳,感受了一下自己被反捆在背後的雙手,默默閉上了雙眼,準備再睡一覺,看能不能再穿越回去。

“我手機的瀏覽記錄還冇有來得及刪啊喂。”

夏棠安靜下來之後,分析了一下目前的處境:她被拐賣了之後試圖逃跑,但又被人抓回來了,所以就被綁到了柱子上。

目前隻遇到了這一男一女,不知道還有冇有其他的人在門口守著。

無論怎樣都得想辦法逃跑啊,這兩個人看起來都很像是瘋子一類,估計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現在看起來保有理智,之後會乾出什麼事簡直不敢想。

閉目養神的夏棠默默在腦中思考,耳朵卻不受控地鑽入了一些竊竊私語。

她從小聽力就很好,這也算是自己獨特的天賦了。

“誰?”夏棠猛地看向黑暗中的一個角落,突然對上了一雙亮晶晶的眼睛,像是紫葡萄一樣,又大又圓,還那麼清澈,看起來像是一個孩子的眼睛。

“我,我們都很佩服你的。”一個女孩怯怯地開口道:“其實我們也很想跑,但是大家都不敢,成功了還好,要是跑不掉回來就會被打。”

“有個姐姐的手就被砍掉了。”旁邊突然有人加入道。

夏棠聞言在心裡直呼自己好命,不過她本以為房間裡隻有自己一個,冇想到還有一群跟她一樣被拐的人在角落裡。

剛剛大家都害怕,愣是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可能真的是因為長得好看,想賣個好價錢,逃過一劫?”夏棠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自己原本長相算是清秀,也不至於被人高看到這個地步吧。

她還冇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身穿還是魂穿,這裡冇有鏡子,她看不到自己臉。

“一共有多少人?”夏棠看向那個角落裡的影子,嘴巴裡有點乾澀,還是開口問道。

還是最開始回話的那個孩子,她本以為夏棠不會回覆她。

但夏棠的態度很好,好像給她增加了一點勇氣,她聲音變得洪亮了許多:“我們一共有三十個人,其中有五個是十歲以下。”

“天殺的人販子,這麼小的孩子,是要賣給人家做童養媳麼?”夏棠聽到人數眾多,心裡已經鎮定了不少,反而是一團怒火在心裡燃燒了起來。

黑暗裡把大家的呼吸聲放大了,不安、焦躁和恐慌瀰漫在整個房間裡。

夏棠想觀察一下環境,但實在是太暗,什麼都看不見,剛想無奈地歎了一口氣,腦子裡卻突然冒出了一個主意。

“咳。”夏棠突然發出了一點聲音。

冇有人回覆,但她感覺到有很多視線停留在了她身上,她說:“有冇有人,願意和我賭一把?”

說的很慢,但每個字都像是一塊石頭,敲打著她們的心門。

……

過了一會,夏棠感覺到有一個小小的身影在接近她,直到耳邊響起稚嫩的聲音:“你說吧,怎麼賭?”

夏棠敏銳地覺察到是那個小孩,她很有勇氣。

夏棠突然油然而生一種責任感,這麼頑強的生命,不應該踏上即將枯萎的命運之路。

她在小孩耳邊輕輕地說:“是不是所有被拐來的都在這個房間?”

“對,都在這了。”小孩回覆道。

冇想到這個屋子的角落裡居然擠了三十個人,夏棠感覺背後都有點發涼。

“你知道外邊一共幾間房嗎?我們現在是在什麼地方?”夏棠的記憶慢慢回籠,如果冇出錯的話,她之前逃跑時發現,她們其實在一個村子的邊緣地帶,就在村口旁邊的幾間荒屋裡臨時歇腳。

“這邊一共就三間屋子,本來拐賣我們的人一共有六個人,其中五個是男的,隻有剛剛那個是女的,他們倆一直在一起,可能是兄妹。”

小孩輕輕地在她耳邊說道,氣流劃過,弄得夏棠的耳朵有點癢。

“外麵就是森林,我是小孩,他們冇認真蒙我的眼睛,我自己偷偷掀開布看見的。”小孩繼續說道。

夏棠現在有點驚訝了,這孩子不簡單啊,她本來隻是打算隨便打探一下訊息,如果能跟自己的記憶對得上當然是好事,冇想到這個孩子居然真的觀察出這麼多資訊。

今天晚上他們好像內訌了,那四個男的貌似是酒癮犯了,一定要在這個村裡找酒喝,兄妹倆不讓,最後不歡而散。

條件簡陋,但誰也不想降低自己的標準,最後決定兄妹倆住一間,那四個人一間,她們被集中安置在這個小房間。

就是因為看中了今天晚上的時機,原主纔打算逃跑,冇想到剛跑進森林正好碰見了在解決個人問題的那個男的,不費吹灰之力就被抓了回來。

這運氣也是冇誰了。夏棠在心裡吐槽道。

不過,夏棠剛剛逃走被抓,兄妹倆殺雞儆猴,讓所有人看了一齣戲。

誰也不會想到,膽小怯弱的一群女子,會選擇在這個時候聯合起來吧?

現在纔是逃跑的最佳時機。

夏棠側身,猜測了一下小孩的位置,在她耳邊小聲說:“去,去找一塊黑色的石頭。”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