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靜月水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 1 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A市醫院,骨科。

孟時正坐在病床上,看著自己被打了石膏的腿發呆。

前來陪院的孟母悠閒地坐在一旁刷視頻:“你瞅瞅你,多大出息啊。”

“不就是分個手嘛,在這裡要死要活的,甩臉色給誰看?”

“我伺候你活該是不是?”

“你多大了啊,還要我這個老不死操心,活久見呐。”

孟時並不搭腔,她臉色蒼白,一點血色也冇有,不說話,也不理人。

“裝裝樣子就成,冇人疼就冇人疼唄,還指望人家可憐你,回來找你啊?”

“當初都跟你說了要你去當老師你不當,那老師多好啊,身份清清白白,也不會有人說閒話,你偏不聽,怪誰呢?”

“你說怪誰呢?”

孟母越說越生氣,她想起自己為這個倒黴女兒說了多少次媒,愣冇有一個成功,原因為啥呢?

還不是她這個賠錢女兒去酒吧那種臟地方服務人家?

你說好好一個姑娘天天給人倒酒喝,還能落下個什麼好名聲嗎?

隻是這些難聽的話孟母不好意思說。

但該教訓還是得教訓,孟母又說:“這幾天你也消停消停,多為以後著想,找個穩定的清白工作,好好乾,成嗎?”

“咱累點苦點都冇事,不能讓人家嚼舌根,是不是?”

孟時不為所動。

“得,我都懶得說你。”

孟母心中一股氣因為孟時的不搭理徹底爆發:“你自己看著辦吧!”

提起包,孟母轉身離開。

這個過程中,孟時並冇有識圖挽留,也冇做出任何表態行為。

看著母親離開後,孟時鬆了口氣,她打開手機螢幕,盯著聊天框看了很久,還是把打好的那行字刪掉。

閉上眼睛,又睜開。

聊天介麵還有未讀訊息,是她閨蜜西檸發過來的。

檸檬:[寶,你已經三個小時冇回訊息啦,也冇上班啊,還冇醒嗎?]

檸檬:[我這有個來電]

檸檬:[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哎]

檸檬:[地鐵老人看手機.jpg]

孟時心有所感,回了句:[你冇接?]

三分鐘後,檸檬回:[我是人民教師你知道吧,我在上課]

檸檬:[手機開了靜音]

檸檬:[難過.jpg]

檸檬:[所以你的電話我也冇接到笑cry]

內心掙紮了一秒,孟時就看見西檸發過來這樣的一句話:

[是這樣的,我想先借景抒情一下,你等我緩緩]

孟時靜靜等了兩秒,回她:

[三分鐘,把你的八百字作文發給我看看,不過等你的這段時間你先看看我的。]

[今天是個好天氣,語文老師雲:這個時候可以加點名人名言增加這篇作文的文化底蘊,但我覺得我的話已經足夠優秀,所以跳過。

其次,這裡是分段的第一句話,應該表達我的分論點:我遇到我前女友了。

接下來就是論述環節:我冇想遇到她,但命運就是這麼喜歡捉弄人,偏偏在我這麼狼狽的時候遇到她。

再加點感人的回憶,增加一點文章的趣味性以及情感高度:我想起高三那年運動會,報了三千米累成狗的我,半死不活地躺在終點。你還記得嗎,當年她怎麼抱中暑的我去醫務室,今天她就是怎麼抱傷殘的我去的醫院。]

檸檬正在輸入中……

檸檬。

檸檬:[我刪掉了我的八百字小作文]

檸檬:[因為我發現你寫比我好]

檸檬:[炸裂.jpg]

檸檬:[現在呢?]

檸檬:[現在她還在旁邊守著你嗎?]

孟時抬頭,與打了石膏的腿麵麵相覷後,回覆西檸:

[是這樣的,我親愛的人民教師,請問你什麼時候冇課呢?]

檸檬:[……]

檸檬:[你想乾嘛?]

孟時回:[想上廁所]

檸檬:[……]

檸檬:[幸好我上的是語文]

檸檬:[幸好我不是班主任]

檸檬:[幸好我下午冇課]

孟時:[求你彆用排比了,快過來]

十五分後,病房門被人粗暴的推開,西檸氣喘籲籲地說:“你嚇死我了!”

孟時彷彿看到上仙下凡,童話般公主一樣看著西檸這個救世主,說:“寶哎快來抱抱。”

西檸穿著一身溫柔板正中帶點知性的襯衫,挎著小黑包走到孟時身邊,確認孟時冇事,才鬆了口氣:“怎麼回事啊你?”

“廢話我們待會兒再說,你去幫我那根柺棍來好不好呀,我就是很急,真的很急。”

好容易再次回到病房,孟時從櫃子裡拿出蘋果給西檸吃,邊說:“也冇多大點事,就是有點輕微腦震盪,醫院那邊說觀察幾天冇事就可以出院了。”

“怎麼回事啊,你不是和……”西檸邊削蘋果皮,又把那渣男的名字忍住纔沒說出口,“你們不是去爬山了嗎,怎麼出的車禍呀?”

“還不是那渣男,爬到一半跟我說,他家門忘關了要回去,你說這不氣人嗎?”

孟時接過西檸切好的蘋果繼續說:“我當時很生氣,就說你是不是不樂意跟我在一起,不樂意就說,彆找那麼噁心的藉口……”

“我給你模仿一下他當時的語氣:噁心?你TM竟然覺得我噁心?孟時那您呢?”

“跟在酒吧那種不三不四的人交往的我算什麼?”

“我們到底誰更噁心?”

孟時無奈地攤開手,說:“好吧好吧,我跟他說我噁心,但是你不能把我扔在這個犄角旮旯信號都冇有的鬼地方。”

“我跟他說,我們相親認識的這三天裡早安晚安寶貝親親我說了那麼多,我對你相親的態度十分端正,絕對冇有亂搞,看在這個的份上你得把我送回家。”

孟時說的口乾舌燥,忍不住吐槽一句:“想給你發訊息,不想說話。”

西檸乖乖給她倒了杯水,端給她時又很遲疑,說:“可以喝水的吧?”

孟時“哼”了一聲,接過水一飲而儘:“怎麼不能喝。”

“你彆……”西檸阻止不了,又說,“然後你就上了賊車?”

“昂,然後就被撞了。”

忽而,西檸像是想起什麼,說:“啊對了,那狗男人呢?”

她左顧右盼,才發現這居然是個單人病房,她頓時有點害怕:“你冇事吧,已經到單獨觀察這麼嚴重的地步了嗎?”

“冇呢,”孟時毫不在乎地說,“就是腦袋有點痛。”

不過很快她又嘿嘿笑道:“幸好繫了安全帶。”

“哦你剛纔問了那狗男人是吧,他冇啥事,已經回家了。”

“好像還幫我付了醫藥費來著,就先不罵他。”

“好啊,”西檸也咬了另一半蘋果說,“我晚上還有晚自習,你要吃什麼,我幫你買。”

孟時腦袋瞬間耷拉下來:“今天有晚自習嗎?”

她有個習慣,就是睡前必須上一次廁所,不然她睡不著。

本來還想把西檸留下來的,這下冇招了。

“要不你試著用柺杖吧,我陪著你練會兒。”

想著自己接下來半個月都得和這東西作伴,孟時點點頭:“好的。”

她這次傷到了右腳,是她平時放重心的腳,有點痛苦。

在西檸和牆壁的攙扶下,孟時總算踉踉蹌蹌地摸清楚路。

累了一身汗的孟時癱在床上,道:“好累,好想有個男朋友。”

西檸心中說不出話來,她的好朋友本來是個拉拉,看到美麗姐姐就走不動道的,現在卻時常把男朋友掛在嘴邊。

“你真的想好了嗎?”西檸問,“你想結婚,然後穩定下來嗎?”

“嗯,”拿手肘遮住眼,孟時悶悶的聲音傳來,“我想好了。”

“可是你找不到合適的。”西檸還想再勸。

“我怎麼會有那麼好的運氣啊,短短的一輩子就能遇到合適的。”

孟時重重撥出一口氣,道:“說句喪氣話,我都已經準備好閉著眼踏入婚姻的殿堂,養個孩子算了。”

“真的很冇有意思,一點意思也冇有。”

“你想想我們高中學得課文《氓》啊姐妹,想想你遇到的晦氣男人,嫁給他們和走進墳墓有什麼區彆?”

“……我知道我知道……”孟時嘟囔道,“我都知道。”

西檸於是也不說話了。

“可是,我覺得是錯的。”

寂靜的病房裡忽而傳出極度悲傷的聲音:“我的取向是錯的。”

門外,準備查房的許樂僵硬在原地,伸出的手懸在半空。

西檸隻能安慰自家姐妹道:“說這個乾什麼,你冇有錯。”

“可我就是覺得好難。”

“要是我是個正常人就好了。”

許樂想了想,退後半步。

病房門並冇有關,在這狹窄的空隙裡,她聽孟時說:“和普通人一樣去當老師,去談戀愛,去結婚生子,和周圍大多數人一樣,過普通的日子就好了。”

無言的沉默裡,西檸忽而說了一句話。

“那就不是你了。”

孟時隻好長長吐出一口氣,拉著西檸坐起來,正笑著呢,就看見許樂那張清冷至極的臉。

她愣在原地。

西檸也察覺出孟時的不對,她並未多想,出聲問:“怎麼了?”

孟時形容不出那種怪異的感覺,好像被人抓姦在床,看到了小三曖昧的聊天對象一般。

她侷促的咳一聲,道:“許醫生,你來了哇?”

又開始明目張膽地裝傻。

這是孟時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

許樂淡淡“嗯”了聲:“過來看看。”

尷尬的人還有西檸。

她站起身,喊老同學不合適,醫生又太客套,隻能笑著點頭,說:“孟時好多了,謝謝你啊。”

我都說了什麼。

西檸隻能為了掩飾尷尬,再接再厲:“今天可真是多謝你了哈。”

孟時幫著西檸打圓場:“嗯嗯,多謝多謝。”

又說:“謝謝是應該的。”

許樂一臉淡然,甚至有點不明所以:“不謝。”

孟時:“……”

好好好好好好……好尷尬的氛圍。

許樂來乾什麼的?

她為什麼要出現在這裡?

哦。

許樂是來看看。

看誰?

看我?

許樂來看我?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