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道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吉日追凶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張天然上次這麼心慌,還是他師父犧牲的時候。

他坐在警車後排,沉默了一路,出門時半盒煙,現在之聲下最後一支了。他想了想,把最後一支菸點上,溫熱的右手夾著煙,左手或許是因為握著槍的緣故,冷得似乎冇有了知覺。

“天哥,你說咱這次能抓到人嗎?”副駕駛座的小夥子整齊地裝戴著警服,紮著單警裝備,但冇有配槍。

張天然望著窗外的蔓延向荒郊野嶺的夜色,不遠處傳來不知名的鳥聲,像是不歡迎他們的闖入。他望著天,似乎看到他五年前犧牲的師父周處吉在向他招手。

“今天……”他想說今天不吉,但是終究冇有說出口。

他出門時不小心踩在泥坑裡,現在右腳鞋上的泥都乾了,他也懶得清理。當年他師父最後一次執行任務時,出門也踩了一腳泥。上了車,他好心給他師父遞了一張紙擦鞋,周處吉卻說:“天然,上陣殺敵了,說不定血濺一身。踩點泥說不定沾了地氣還能保命。”

張天然冇想到,他師父一語成讖。搶劫犯開槍的速度比他師父快了1秒,周處吉的警服被自己的鮮血浸濕,腳上的泥冇有為他保命。張天然揹著他師父跑向救護車時,才意識到沾的地氣是地域之氣。

今夜,又是那夥流竄搶劫犯。

“豆子,你哪年生的?”張天然問副駕的小夥子。他叫竇越,張天然見他第一麵就叫他小豆子。因為在一米八五的張天然麵前,一米七二且乾瘦的竇越宛若一顆小黃豆。

“95年,天哥你就老是記不住,我和你說很多次了。”

竇越似乎不知道他要麵臨的是多麼危險的人,此時說話有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鬆弛感。張天然與他說幾句,心情也放鬆許多。

“年輕啊。想當年我和你這麼大的時候,也是坐在副駕跟我師父去出任務。”他說著,煙吸完了,他隨手撚滅扔出了窗外。與菸頭一起的還有那個空了的中華煙盒。

竇凱見他冇煙抽了,從中間便盒裡隨手拿起司機小陳的煙扔給張天然。“天哥,這還有。”

小陳一急差點扔了方向盤,罵了一句艸,說:“小竇你要不要臉,那是我剛從郭大那搜刮來的細支中華,就那麼一包。”

張天然已經點上了一支,突然懊悔剛纔隻顧著胡思亂想,都冇發現小陳那有好貨,還把一包硬中華抽得帶勁。“豆子,你不是一直想拜我為師嗎?今天抓了那幫雜碎,回去就收了你。”

“好!謝謝天哥,不是,謝謝師父。”竇越興奮地要跳出窗外。他全然不知一聲師父。嚇出了張天然一身冷汗。

作為一名刑警,張天然很欣賞竇越的衝勁和樂觀。當然,最欣賞的是他拜師的眼光。

琴海市公安局莊城分局刑偵大隊七八個老刑警,竇越初心不改,一心想拜張天然為師。張天然雖然感動,但始終冇有答應。

“師父”二字,對張天然而言有獨特的意義。於他而言,這兩個字隻代表含恨而死的周處吉。而且,他也害怕自己成了師父會有和他師父一樣的命運。

這次他突然答應了竇越,是因為他下了決心,要在今夜和這五年的折磨做一個了結。

他一定要為師父報仇。

“小竇,要不是隊裡那些老大哥們嫌麻煩不想帶你,你也不用在這一棵樹上吊死。”小陳毫不留情地報了劫煙之仇。

“不是,天哥,我是被你的人格魅力征服。”竇越發誓道。

張天然嘴裡叼著煙,一巴掌打在小陳後腦上,說:“好好開車,什麼死不死的,說句吉利話。”

小陳意識到此情此景說出剛纔的話確實不吉利,連忙說:“大吉大利,今晚吃雞。”

張天然心情平緩多了,他放下槍,扯著駕駛座的座套將鞋上的泥擦了擦,兩隻手的溫度漸漸一致。這纔像是一個正常的活人該有的溫度。

“豆子,一會你就在車上等著,不管什麼動靜不要下車。”

“我知道。我冇有持槍證。”竇越有些惋惜地說。

張天然被他的單純逗笑,他輕輕一笑,也是在嘲笑以前的自己也是如此單純。

不同的是,他衝下了警車,拿起師父的槍朝凶手的背影打了兩槍。但是,凶手還是逃了。

“不是槍證的問題。押解也是很重要的任務。”張天然把鞋擦的差不多了,被車一顛,頭撞在駕駛座靠背上。

不等張天然罵娘,小陳又罵了起來。“TMD,這麼大一坑,前麵那個車不知道提醒一下。”

張天然憋了下去,看了一眼前麵的警車,說:“那是郭大的車。”

小陳和竇越都沉默了。冇一會兒,竇越說:“這荒郊野外的,路況不好,慢慢來,安全第一。”

這時,張天然肩上的對講機傳來郭大不標準的普通話:“各位兄弟們注意,還有十分鐘到達嫌疑人落腳點。再次確認各組情況。”

“一組準備就緒。”

“二組準備就緒。”

“三組一切正常。”

……

對講機安靜了下來。竇越回頭看著張天然,緊張地說:“天哥,該你了。”

張天然不知為何突然出神了,他又想起周處吉出任務時拿著對講機報告,發現了嫌疑人的蹤跡。

“張天然,回覆!”大隊長郭開道。

張天然的手又冰涼了,他握著對講機回道:“四組正常,準備就緒。”

後麵組次繼續報告。

張天然的電話響了,是郭開。

一接聽電話,郭開怒氣沖沖地吼道:“張天然,你犯什麼毛病!知道自己是誰嗎?知道在乾什麼嗎?一會到了你給我在車上呆著吧,協助外圍搜查。”

“不是,郭大,走之前說好了的,我是後備突擊組。我得跟著三組進去。”這是他手刃殺師仇人唯一的機會。這幾年,他在練槍訓練時最積極,還去參加過全國公安射擊比賽。為的就是這一刻。

“比槍危險的,是拿槍的人。”郭開冷靜地說。“這是命令,也是我替你師父做的決定。”

電話掛了,張天然心也冷了。他把槍裝入槍套。他知道今晚不會讓他痛快地複仇了。

很快,到了指定地點。是山上的入口,再往前不能開車了。

“這是一片野山,真不知道他們怎麼找到這的。”小陳道。

“聽說是有獵戶給他們買過米,後來獵戶看到懸賞通告就去派出所舉報了。”竇越說。

他們說著下了車,張天然望著晦暗的夜空,濃雲密佈,像是一團晦氣。“得速戰速決,說不定要下雨了。”

小陳看了一眼天,說:“放心吧,天氣預報說冇雨。”

“你還看天氣預報啊。”張天然懟了一句,然後又認真地說:“不過,希望你說的是真的。”

“我騙你乾什麼,我今天出門特意查了天氣和黃曆。今晚多雲,而且宜搬家、宜殺生。”

宜殺生……張天然的手自然護槍,微微一笑。他的目標從始至終不是將凶手繩之以法,而是親手殺了他。他的名字叫盧三戈。

各組就位後,郭大便領隊進山了。

進山之前,郭大還將張天然叫過去,他沉了沉氣拍拍他的肩膀說:“你放心,我會把人抓到,給你師父一個交代。這裡,交給你了。”

“我隻是個民警。”張天然看了一眼和自己同年入警卻已成為副大隊長的葛源真。

葛源真自來和他不對付,從副中隊長、中隊長到副大隊長,葛源真與他為不二之敵,但每一次都是葛升張放。張天然已經從一開始的隱忍發展到現在可以毫不避諱地瞧不起葛源真。可此刻,葛源真也要進山搜人,他還是有一點好感的。

“這幫人裡就你還警醒一點,而且,這事關係到你師父,冇有人比你更合適在外圍指揮。”郭開說著開對講機點名進山了。

在外圍的還有望湖區和刑偵支隊、特警支隊等的支援警力。刑偵支隊的周朝陽見張天然站在警車前,走過來打招呼,說:“冇想到你不進山。”

張天然和他握手,道:“冇想到周隊也冇進山。”

周朝陽是周處吉的親侄子。他自然也想進山的,可上級命令他帶領刑警支隊的支援警力駐守外圍。

自周處吉犧牲後,除了業務上的交流,張天然沒有聯絡過周家人。

他心裡有愧。而且全世界也隻有他和他師父知道他的愧疚是什麼。

當年,周處吉讓他負責抓捕後的押解工作,但是張天然在對講裡聽到周處吉發現嫌疑人還發生槍戰時,他不顧周處吉的命令,衝進了交戰區。正因他的魯莽,暴露了周處吉的位置,凶手原本瞄準了張天然,是周處吉為他擋了一槍。

縱使周處吉開槍打傷了對方,但已經無法挽回自己的生命了。

這麼多年,張天然無法麵對師父死在自己懷中,也無法麵對師父為自己而死。

更無法麵對,師父在死之前對他說的話:天然,彆追……活著纔有機會……

隻有盧三戈知道周處吉為何而死。所以,他必須在到案之前就死。這也是張天然的私心。

張天然帶著支援的經曆在附近搜尋,雖然不報什麼希望,但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該做什麼才能讓自己保持冷靜。

肩上的對講機時不時傳來山中戰友們的聲音。

“一組已進入西北搜尋區,尚未發現異常。”

“三組距離可疑落腳點三公裡,尚未發現異常。”

“二組距三組約500米,隨時準備支援。”

……

“外圍搜查組,有無情況。”郭開道。他還是有些不放心張天然,擔心他意氣用事。

張天然知道這是在點自己,說:“外圍搜查一切正常。等待各位平安歸來。”

對講機突然靜默了。

這句話讓他們同時想起了一個人:周處吉。

周朝陽看了一眼身邊大塊頭的男人,眼眸有些濕潤。“張天然,你還記得我伯伯。”

張天然見他的手電筒的光變弱了,搜尋了四個小時,他的手電筒也快冇電了。他從口袋裡拿出一節替換電池扔給他,說:“我師父說,出任務得做完全的準備。看在你姓周的份上,我纔給你。”

對講機突然又發出呲呲的聲音,郭開清了清嗓子說:“同誌們,這次搜捕行動上級很重視,群眾們很關注。對我們而言也意義重大。當年我們的戰友周處吉同誌因為這個團夥犧牲,我們緬懷他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將凶手緝拿歸案!我們不允許再流血了,群眾也不能再流血了!請各位同誌提起精神,因為犯罪分子永遠會比我們更警惕!”

郭開的普通話雖不地道,但是這番話卻打動了許多人。反而因為他不標準的普通話變得樸實且感人。

大家抖擻掉疲憊的情緒,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搜山。

一個小時後,已經是淩晨一點半了。天上的雲積聚得有些駭人,陰沉得像是罪惡的怨氣。

周朝陽主動找話說:“其實,我們家對伯伯的事已經接受了。不管凶手死不死,伯伯也活不過來了。前些年,我奶奶因為伯伯的事精神出了問題,說來很玄,有一天她突然像是什麼附體,說她是我伯伯。”

張天然停下了腳步,在深林之中,淩晨的凶夜下,周朝陽說這麼詭異的事,他竟不覺得害怕。

“我們是唯物主義者。”張天然雖嘴上這麼說,但並不代表他不信周朝陽的話。

周朝陽走到他身邊,低聲說:“我冇有和彆人說過。當時我不在場,我聽我媽說的,我也不信。但是確實是那次之後,我奶奶就恢複正常了。”

張天然將信將疑,說:“那你奶奶還說什麼了?”

“他說,想見你。”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