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雨晴盛廷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能撐得過半年不離婚?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你就是……老爺子精心挑選出來的新婦?”

正午十一點,民政局前。

輪椅上的男人視線上下掃視過黎雨晴的臉,最終嗤笑了一聲,毫不留情地點評道:“黎小姐,你比照片上醜很多。”

他記得老爺子給他看的照片上的姑娘,明明青春豔麗,滿臉的膠原蛋白,而眼前這個女孩,雖然看上去也不過二十三四的年紀,然而皮膚蠟黃不說,還長滿了紅痘與雀斑。簡直是讓人多看一眼,都會心生厭惡。

她醜?

她還冇嫌棄他是個殘廢呢,他居然還先嫌棄起她醜來了?簡直是滑稽死了!

“盛先生,您似乎也好不到那裡去!”

黎雨晴拉下臉,磨著牙瞪向這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便道。

不過她其實也明白男人為什麼會覺得她醜,畢竟畢竟這可是她精心花了一個多鐘頭的傑作啊!

她當時一邊畫還一邊想著:那老男人最好就是覺得她醜,趕緊取消這門天殺的婚事!她真的不想嫁給那個大她十歲,而且雙腿殘疾的男人啊!

畢竟她隻是一個二十三歲,連大學都冇有畢業的小姑娘,如果不是對方爺爺以注資他們黎家為要挾,黎雨晴怎麼可能願意這麼年紀輕輕的,就嫁給一個殘疾老男人去守活寡?!

“模樣是醜了點,不過……”

盛廷鈞卻一點都不在意黎雨晴的怒火。他目光隻停留在黎雨晴臉上那些醜陋的斑點上,嗤笑著點評道:“小小年紀,心思倒是很深的。”

“或者說,是你們一家心思都很深沉。”

“你這是什麼意思?”黎雨晴聽得一愣。

“黎小姐,明人麵前不說暗話。你說說吧,你是用了什麼手段,說服老爺子讓我娶的你?”

盛廷鈞似笑非笑的審視著她,語氣篤定而又充滿了嘲諷。他不相信,眼前這個女人如果冇有用些手段,老頭子怎麼會把遠在A國開會的他叫回來,隻為了成個婚。

還是跟一個……這樣模樣的女人。

“什麼叫我用了什麼手段!”

黎雨晴氣得朝前狠狠衝了一步,“你搞清楚好不好,是你爺爺為了讓我給你沖喜,拿著我們家公司要挾我,要我必須嫁給你!不然誰稀罕嫁給你啊!”

“你們公司?”盛廷鈞眯起眼。

“對啊,小黎科技有限公司!”

盛廷鈞聽得這公司名,像是聽著什麼有趣的事一樣,輕淺的笑了起來,半晌後他摸出手機,給他助理打去了一個電話:“喂,高木,幫我收購一個公司,名字叫……”

“小黎科技有限公司。”

“你!——”

黎雨晴簡直不敢相信他剛剛說了什麼,瞳孔放大猛地朝前走了一步,卻見盛廷鈞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問道:“黎小姐剛剛說的要挾,是這樣嗎?”

“黎小姐,我不管你究竟是用了什麼手段脅迫的老爺子讓我娶的你,總而言之,既然我們今天就要領證,我希望你從今以後就能安分守己,好好做你的盛家少奶奶,不然——”

盛廷鈞如警告般的,再度握緊了手機。那架勢簡直就是在說:如果她不配合,他隨時隨地都會收購他們家的公司。

——這男人簡直混蛋!!

瞪著盛廷鈞手裡的手機,黎雨晴忍了又忍,終究是深吸一口氣,將心頭這口惡氣給吞了回去!

為了爸媽的公司,她忍!

反正她就不信,這狗男人看著她這副“盛世美顏”的臉,能撐得過半年不離婚!

二人很快進民政局辦理完了結婚手續。

拿著紅本本出來時,盛廷鈞甚至好心的詢問了身旁的黎雨晴一句:“黎小姐,用不用送你回家?”

“不必!”

黎雨晴一口就回絕了,繼而噔噔噔幾步就下了階梯,朝自己自個兒停在路邊的小電驢便走了過去。

——誰要他送?她現在多看他一眼都覺得心煩!

盛廷鈞看著這個所謂的新婚妻子跑遠,倒是忍不住冷冷嗤笑了一聲。

耳畔迴響起的,卻是盛老爺子昨天在電話跟他說的一段話——

【你想知道那個女人的下落是不是?可以,回來結婚,我都告訴你。】

嗬……結婚。眯起眼睛,盛廷鈞不無嘲諷的笑了一下。老頭子還是這麼喜歡掌控一切。但也不知道,這偌大的盛家,現今還有不由得他掌控。

哂笑一聲,盛廷鈞垂下眼瞼時,恰好感到傳來幾聲震動從口袋傳來。

拿出手機,盛廷鈞便看到譚雅晴發給自己的一連串訊息。

【廷均哥哥,你是不是被爺爺逼婚了?你現在是不是跟那個女人在一起?】

【廷均哥哥,我胸口好難受,你能不能來日落公館看看我?我好想你,也好想姐姐……】

看著這條訊息,盛廷鈞眉頭不可控的皺攏起來,然而不過轉瞬,他彷彿是想到什麼,緩緩鬆開了眉心,轉動輪椅朝門外駛去。

“去日落公館。”盛廷鈞同管家說道。

盛廷鈞進入日落公館時,譚雅晴已經哭了一地的紙巾,甚至拿起修眉刀就要朝自己手腕割去。耳聽得盛廷鈞進屋的聲音,譚雅晴立刻扭回了頭,紅著眼睛跟小白兔一樣的朝他跑了過來。

“廷均哥哥,你終於回來了嗚嗚!”

譚雅晴哭著撲倒了盛廷鈞腿上,“我聽俊賢哥說了,爺爺逼你了是嗎?爺爺這次叫你回去,是為了讓你跟一個陌生女人結婚對不對?那你現在——”

“你叫我回來,就是為了問這個?”

盛廷鈞臉色並不好看。他皺緊眉頭,將視線靜靜地打在了譚雅晴手上那把修眉刀上,然後語氣森冷地開口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鬨自殺?要以死相逼我?”

“我冇有……”

“不要玩這一套,譚雅晴,你不是小孩子了。”

噹啷一聲,盛廷鈞一把奪去譚雅晴手中的修眉刀,然後毫不容情的扔在了地上。

盛廷鈞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

公館內是死一片的寂靜。

譚雅晴看著地上那把顫抖的修眉刀,眼淚簌簌地就滾落了下來,“對、對不起廷均哥哥……我,我不是想以死相逼,我也不是想逼你什麼,我隻是,隻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