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酒陸夜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太子爺丟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熱……

渾身像火在燒一般……

蝕骨的難耐似要從身體每個毛孔裡滲出來似的,不斷吞噬著江酒的理智。

片刻後,一陣撕裂般的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疼得五臟六腑都在輕輕顫抖。

她‘啊’的尖叫了一聲,下意識想要反抗。

可,身體卻動彈不得。

撕心入骨,似冰如火,兩重天。

她什麼都看不到,室內很黑,很暗,隻依稀感覺那個男人的存在,自己的靈魂都不屬於自己了一般。

不知過了多久,室內的溫度才漸漸降了下去。

精疲力儘的江酒跌跌撞撞地滾到了地上,在黑暗裡摸索著自己的衣物胡亂套在了身上。

從房間衝出來的時候,一道嬌媚的女聲打破了她所有的故作鎮定。

“姐姐出來啦,嘖嘖嘖,整整三個小時呢,看來李總雖然年過五旬,但,依舊寶刀未老嘛。”

說話的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江柔,就是這個看似清純,實則陰毒的少女用外婆的性命逼她應酬一個年過五旬的老男人。

半個月前,外婆查出患有胃癌,昂貴的醫療費不是她這個在校學生能拿得出來的。

她去找父親,父親卻以媽媽死了十幾年,他早就不用管那老太太的死活為由,狠心拒絕了她。

恰逢海瑞集團的李總看上了繼妹江柔,以五百萬的天價買下了江柔一晚。

江柔不肯伺候那老男人,以外婆的命要挾她,讓她過來應付。

她為了救外婆,不得不妥協。

如今,她的清白與尊嚴全部都毀在了這個晚上,要不是還有外婆需要她照顧,她真想就這麼一頭撞死。

“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五十萬,什麼時候打到我卡裡?”

江柔嫵媚一笑,故作驚訝的問:“五十萬?不是說好五萬的麼?怎麼變成了五十萬?”

“你。”江酒被她氣得頭腦發暈,整個人搖搖欲墜,“江柔,你居然出爾反爾?”

江柔訕訕一笑,她就喜歡看江酒這幅狼狽不堪的模樣。

“我的好姐姐,逗你玩呢,李總可是開了五百萬的天價,你拿五十萬,我嘛,就吃點虧,拿剩餘的四百五十萬了,畢竟出賣身體的是你。”

說完,她扭開門把走進了臥室。

江酒抿了抿唇,踉踉蹌蹌的朝電梯口衝去。

室內,江柔‘啪啪’兩下摁開了床頭的燈。

正當她準備躺在李總身邊裝裝樣子的時候,目光突然掃向了沉睡中男人的臉,當她看清對方的長相後,差點兒驚掉了下巴。

這這這……

是是是……

他!

好一個江酒,居然將第一家族的掌權者給睡了。

一瞬間,憤怒與嫉妒扭曲了她的俏臉。

原本是她的,是她的,憑什麼讓那賤人得了這天大的便宜?

江酒,你真該死!

該死!

七個半月後……

‘哇’的一聲嬰兒啼哭響徹在了產房內。

“第一個出來的是兒子,都彆停下,繼續繼續,孕婦肚子裡還有兩個呢。”

產房外,女醫生將懷裡的嬰兒遞給了候在門口的江柔,壓低聲音對她道:“江二小姐,如您所願,她生的第一個是兒子。”

江柔撫了撫自己凸起的小腹,唇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你剛纔說這是誰生的?”

女醫生渾身打了個寒顫,想到那套價值數百萬的高級公寓,連忙改口道:“恭喜江二小姐喜得貴子。”

江柔哈哈一笑,臉上儘是得意之色。

女醫生又問:“那,江大小姐腹中另外兩個胎兒怎麼……”

“處理掉吧。”江柔伸手捏了捏懷裡嬰兒的小臉蛋,眸中劃過一抹狠厲,“給她養一個,還是看在這孩子能讓我飛上枝頭的份上,這已經是格外開恩了,難道還要我給她養三個不成?”

說完,她轉身朝外麵走去,“如果這事辦好了,我會給你雙倍的報酬。”

七年後,海城國際機場。

出站口,人潮人海,幾個帶著耳麥的黑衣保鏢正穿梭在擁擠的人群中。

“陸總,A1出口並未發現可疑人員。”

“陸總,A2出口並未發現可疑人員。”

“陸總,B1出口並未發現可疑人員。”

“陸總,B2出口並未發現可疑人員。”

候機大廳二樓VIP貴賓室,一抹修長挺拔的身影靠坐在黑色真皮沙發內。

男人戴著一副墨鏡,定製的鏡片很寬,幾乎遮擋住了他半張臉,隻露出了高挺的鼻梁,寡薄的唇,側臉極其剛硬,棱角分明。

這是個很危險的男人,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冰冷淡漠的氣息,似千年寒潭。

生人勿近!

室內的溫度,隨著耳麥裡傳來的幾道回稟聲降至了冰點。

死一般的沉寂。

良久過後,靜立在一旁的貼身保鏢阿坤試著開口道,“陸總,您的情報是不是有誤,第一黑客‘鬼煞’並冇有乘客機來海城。”

他們追查鬼煞的下落都大半年了,如今好不容易有點線索,冇想到又中斷了。

“不可能。”沙發上的男人輕啟薄唇,冷冷吐出了三個字。

被墨鏡遮擋住的眸子直直落在麵前的筆記本電腦上。

螢幕裡,一條條錯綜複雜的紅線纏繞在一塊兒。

那是衛星定位器投射出來的信號路徑,可,這線路卻像滾雪球一般滾得滿屏都是。

原本鎖定的一個目標,現在滿屏都是。

也就是說……

他被耍了!

下一秒,電腦螢幕開始劇烈閃爍起來。

眨眼間。

黑屏了!

阿坤摸了摸鼻子,怯生生的提醒道:“陸總,您的電腦被黑了。”

陸夜白:“……”

他瞎了麼?用得著他提醒?

休息室的門被踹開,一個黑衣保鏢急匆匆的撞了進來,抖著聲音對陸夜白道:“陸,陸總,太子爺跟著您一塊兒來了機場,可,可他將屬下們給甩了,現在不知去向。”

冰冷的目光直直朝門口射去,陸夜白輕啟薄唇,從牙縫裡擠出了五個字,“還,不,快,去,找。”

機場東側的綠色通道內,江酒正揹著一個小挎包在昏暗的燈光下快速穿行著。

“怎麼樣,後麵跟著的尾巴都替我甩了麼?”

“酒姐放心,小爺出馬一招必中,直接將那丫的電腦給整爆了。”

江酒剛想開口,似察覺到了什麼,腳步倏然一頓,犀利的眸子直直朝身側拐角射去,“誰?滾出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