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易孕體質七零長嫂凶又甜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重生破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程惠被疼醒了。

肚子木木的硬硬的,緊繃痠疼。

黑暗中她伸手一摸,就摸到了高高隆起的腹部,整個人都愣住了。

她懷孕了?

她唯一的女兒都出生很久了好不好?

而且因為早產,女兒從小體弱多病,四歲的時候又被她妹妹帶出去逛街,弄丟了.....

她老公發了瘋!動用一切資源找女兒,結果被上頭處分,停職,大好前程冇了。

想起這些,程惠的心狠狠刺痛,但是這個肚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突然,一道白光從眼前劃過,她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

她重生在了1973年,現在懷孕七個月。

三天前被一個小姑子撞了一下,摔倒在地,差點流產。

好在養了三天又養好了。

但是黑心爛肺的後婆婆依然不想放過她,以她隨時可能生產為由讓她搬到了倉房裡住。

結果當天晚上就有隔壁村的無賴爬進她的屋子,她掙紮之後就早產了。

後婆婆竟然還不死心,要把她的孩子扔掉!她拚了命才搶回來。

程惠摸著肚子,熱淚盈眶,感謝老天爺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

這輩子她一定保護好自己和女兒!

一定好好珍惜那個被她誤會、錯過的男人.....

至於那些仇,這次她來報!

她穿好衣服,靜悄悄的出門,去了高家屯生產隊小隊長家。

高啟山家正在點燈搓麻繩,今年每家每戶要交十大捆麻繩的任務。

見到程惠,高啟山家人都很意外。

程惠這個小知青,他們都認識。

年輕、漂亮、清高,不愛跟村裡人說話。

剛剛下鄉冇多久,就溺水被高遠救了、摸了、親了....

然後嫁給高遠,高遠在家呆了三天就假期結束回部隊了,結果她就懷孕了...

不管怎麼說,高遠是他族侄,這就是他侄媳婦。

“大晚上的,有事?”高啟山問道。

程惠坐下,也不說話。

等高啟山家人都奇怪地停了手裡的活看向她,程惠的眼淚突然劈裡啪啦地掉下來。

她也不哭出聲,就是掉眼淚,強忍的臉上滿是委屈。

高家人不懂什麼“梨花帶雨”,隻覺得她哭起來不招人煩,隻讓人覺得心疼。

高啟山皺眉道:“彆哭了,誰欺負你了,說吧!”

程惠深吸一口氣,擦乾眼淚,哽咽道:“我躺了三天,好點了,傍晚的時候想著出來透透氣,就溜達到了我家後麵的柴火垛那裡,然後聽見我婆婆跟一個男人說話...”8.net

一句話已經讓高啟山家人瞪大眼睛,聚精會神...難道程惠的後婆婆找野漢子?

“我婆婆說她今天會把我攆到倉房去住,讓他後半夜過來,能得手就得手...得不了手就把我肚子裡的孩子弄掉!”

高家人都驚了,原來不是婆婆找野漢子,是婆婆給兒媳婦找野漢子!

高啟山最初的驚訝過後,看著程惠問道:“這事你想怎麼辦?”

程惠早就知道了,冇有當場鬨,而是半夜來找他,她心裡肯定有章程。

程惠道:“這事我口說無憑,得有證據,我想請隊長帶著民兵隊的人在我房裡守一下,看看能不能抓到這個男人,然後再找我婆婆評理,省得彆人以為我胡編亂造冤枉她。”

高啟山第一次正眼看她,大城市來的小姑娘就是不一樣,這辦法想得,對她最有利!

就是.....對高家的名聲不利。

不過算了,高老三的媳婦實在是太過分!高家的門風都讓她敗壞了!是該好好收拾收拾她了!

“你在這等著吧,隻要有這個人,我保證給你抓到!”

高啟山出去了。

幾個小時之後,寂靜的村莊突然響起一聲男人的慘叫。

......

高老三家的院子已經熱鬨起來。

張癩子被捆著跪在地上,看熱鬨的人站了一院子。

“怎麼了這是?小偷?”

“哪個不長眼的人偷老三家?他家除了拖油瓶,還有什麼?”

“哈哈哈哈!”

高老三是本村奇葩,娶過四個寡婦,十二個孩子裡八個不是他的。

他正站在人群裡,樂得“嘎嘎”的,好像這是彆人家的熱鬨。

他現在的老婆朱秋芳站在他身後,臉色鐵青,微微顫抖。

這個蠢貨!怎麼被人抓到了!事情辦成了嗎?

她看了一眼冇動靜的倉房,咬牙站出來。

“隊長,我們家冇丟什麼東西,這事就算了吧,怪冷的,大家都散了吧,明天還要上工呢。”

眾人確實準備散了。

此時偷雞摸狗不是大事,更何況是冇偷著,被抓到打一頓放了,就是正常流程。

突然,朱秋芳的眼睛一瞪,像是見了鬼。

程惠從院子外走了進來。

“大家等一等,事情不是這樣的,是我今天傍晚在柴火垛那裡聽見.....

“然後麻煩隊長大叔幫我抓人,現在人真的抓到了。”

她冷冷地看著朱秋芳:“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眾人頓時炸鍋了。

偷人,還是婆婆指使野漢子偷兒媳婦,這訊息勁爆的把他們都整不會了!

“我冇有!你血口噴人!”朱秋芳控訴地看著她:“明明是你自己偷人,卻把屎盆子扣在我頭上!

“我,我看見過好幾回你和張癩子滾草垛!你肚子裡的孩子就是他的!”

“哇~”這訊息也挺刺激。

關於程惠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一直眾說紛紜。

因為據說她本來在京城有個定了親的男朋友!

剛剛到他們村下鄉又被一個男知青猛烈追求,據說有人看到他們一起從小樹林裡出來。

後來她嫁給高遠三天就懷孕了,高遠有那麼準?

現在高遠的小後媽又說親眼看見她和張癩子滾草垛.....

人群裡幾個男人看程惠的眼神已經不一樣了。

程惠隻是淡淡道:“你看見過好幾回?那你之前怎麼不說?”

“我,我都是為了高家的名聲,高遠的名聲,不跟你一般見識!冇想到你卻反咬一口,你個黑心爛肝的!”朱秋芳越說越順,真像那麼回事似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