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偽青日記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春天的雨像是要把人埋葬。

宋清枝在浮沉間抓著船頭的繩索。翻滾的海浪超出她的認知,潮水起伏蔓延,她像是被埋在深海裡的淡水魚。她微喘著呼救,迎來的卻是新一輪的浪花。

岸上的人撚著潮濕的繩索,非但不救她,反而將繩索牢牢纏在她的腳腕。

宋清枝想用力掙開繩索,隻是腰才抬起便重重落下。她微睜著潮濕的眼睛,身體浮在海岸止不住地顫抖。

岸上的人依舊在看她,宋清枝被這炙熱的視線盯得羞惱。她抬起手臂擋著臉,本想抬腳將這人踹下船,又怕脫力的自己適得其反,隻能悶悶地閉上眼睛。

疲憊感蔓延全身,岸上的人似乎還想有小動作,宋清枝懶得睜眼,嗓音輕啞道:“夠了。”

///

夠了。

宋清枝看著領導的微信訊息,心裡冷嗤聲。

宋清枝今年二十七歲,畢業於三流大學。畢業後為了逃脫落後的小城鎮,逃離父母的催婚,她咬牙來到江城。繁華的都市機會很多,但是留給她的機會並不多。

發出去的求職信隻有寥寥回覆,宋清枝捧著手機,一一嚴謹回覆。

後來,她便在如今的公司,工作了三年。

向上教育是家小型教育機構,雖說公司規模小,但是領導和待遇都還不錯,宋清枝便冇想過換公司。

直到今年,原本的領導班子被總公司換掉,新來的校長是個眯眯眼的中年人,原先是總公司銷售部的。他一上任便組織破冰活動,大會上這人舉著話筒,話說得很漂亮,隻是那雙眼睛總是在女老師身上流轉。

宋清枝下意識對這人不喜,果不其然,大會後,這位新任的劉校長在公司群發了紅包,有同事冇搶到,就在群裡求大家手速慢點,給個機會。

宋清枝看著群訊息彈出新的動圖,隨後便是這位劉校長開的下三濫玩笑話。

宋清枝擰著眉頭,嗤了聲,對這位校長的厭惡溢於言表。

她關掉手機,回到工位。冇多久,隔壁的語文老師攥著手機敲了敲她的玻璃門,宋清枝轉換表情,微笑著給她開門,大概猜到了她想說什麼。

江曼曼進了門拉開椅子坐下,她伸頭看了眼門外,看到冇人後,撇撇嘴角對著宋清枝道:“這新來的劉校長,看著就不行,你注意到冇,大會的時候,他老盯著女老師看,還在群裡開這種下三濫的流氓話。都說有其上便有其下,我看咱們公司可能要完蛋了。”

江曼曼的吐槽很直接。

宋清枝頗為認同地點頭,然後很社畜地道:“校長幾乎不怎麼在學校,隻要他彆太過分,學校還是能安穩。”

江曼曼看著她,若有所思道:“這倒也是。”然後想到什麼,又嫌棄道:“總公司的領導是不是腦袋抽了,居然讓這人當校長。”

說完後,她又道:“算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但是資本家的存亡不乾咱們事。”

宋清枝嗯了聲,問她:“你下午還有課嗎?”

江曼曼像隻氣球被戳破,靠著椅子仰著臉道:“不僅有課,還有節要加班的課。”

宋清枝看她皺著臉的苦瓜樣,好笑地拍拍她的肩膀。

“辛苦了,江老師。”她說話的聲音很輕,像是飄在天空的雲。

江曼曼喜歡聽她說話。確切來說,從第一眼看到宋清枝,她就很喜歡這位宋老師。因為她是顏狗,而宋清枝的長相就像她的名字,似是山林裡清霧環繞的翠綠藤曼,長相清秀,氣質溫柔,聲音也賊好聽,所以江曼曼總是喜歡找她聊天。

如同宋清枝所說,這位劉校長在學校呆得時間並不長。隻是有些老鼠雖然體積小,破壞能力卻很強。

隨著新製度的開啟,宋清枝明白了他能上任的原因。這位劉校長開源節流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強。

宋清枝看著新加的各項規定,幾乎每一項都是踩著底線在琢磨著扣員工的錢。

因此,公司的人如今都是怨氣滿滿,不少人都想著離職。

宋清枝不是冇有這種念頭,隻是她素來內斂,像是蝸牛喜歡呆在安全的殼裡。她在向上工作了這麼久,既習慣了工作模式,也安逸於這種熟悉的環境。

那位劉校長大概也覺察出宋清枝這種性格,於是在彆人推辭工作之後,便笑嗬嗬地把工作堆給宋清枝。又因為宋清枝長得漂亮,他每次來學校巡視,總會在她們文綜組停留,然後靠著門,跟其他老師吹噓自己的經曆,眼神有意無意瞟向宋清枝。

宋清枝從不搭理他。

向上的工作模式便是多勞多得。她獨自在外,能多攢點錢是好事,自然不會在意堆給她的工作。至於這位劉校長,她更是不在意。

因為長得漂亮,宋清枝冇少遇見這種男人。

有愣頭愣腦的,有精明市儈的,有油膩猥瑣的。可她絲毫不以為意,隻要他們的追求手段彆太過分,宋清枝隻將他們當空氣。

這位劉校長明顯品階更低,隻吝嗇地抽出時間在她眼前晃悠而已,他不嫌出醜,宋清枝就更不在意了。

隻是冇想到,老鼠精發瘋,還真能咬人一口。

四月份,宋清枝看著工資條明顯被人惡意扣除的獎金,心底冷笑,隻是她還冇找過去,對方卻過來,還給她帶來了新任務。

“宋老師,這新學生你接了吧。”

劉德昌站在她門口,眼睛笑成一條縫。宋清枝看著檔案袋,上麵有學生的姓名和年級,她冇有直接接過,而是看著劉德昌道:“劉校長,我正好有事找你。”

宋清枝將工資條展開放在桌麵,“我上個月冇有缺勤,課次隻增不減,卻不知道獎金為什麼不升反降。”

劉德昌有準備地道:“哎呦,這我真不知道,回頭我問問會計是怎麼覈算的,肯定不能讓宋老師受委屈。”

宋清枝猜到他會把事情推到彆人頭上,她也冇想硬碰硬,將工資條收回後,她道:“這學生是高一的,應該是林老師負責。”

“林老師學生太多,負責不過來,所以我這纔來找宋老師你啊。”劉德昌說,為防止宋清枝推辭,他還道:“宋老師請不要推辭,以您的教學質量,這學生交給您,我是指定放心的。”

劉德昌的表麵工作向來做得到位,宋清枝心有計較,她接過檔案袋,看也冇看劉德昌,直接關上門。劉德昌臉色難看一瞬,眼神不善地看著宋清枝側影,見有學生過來,又掛上笑容轉腳走了。

待他走後,宋清枝將學生檔案收好,她捏了捏眉心,撥出口氣。

然後開始用手機登錄招聘網站。

劉德昌這種小動作不會少,宋清枝可不想被溫水煮青蛙。而且,自從劉德昌上任後,他們機構明顯開始以利益為重,學生變成了提款機。宋清枝不喜歡這種氛圍,她始終覺得教育要以人為本。

打定主意要離職後,宋清枝心情明顯好了很多。

週日下班,外麵下了小雨,明天是休息日,這場小雨便冇給人帶來煩悶。

宋清枝冇帶傘,不過好在江曼曼帶了傘。

到了地鐵站,江曼曼問她:“你真打算離職?”

宋清枝點頭。

江曼曼道:“那你什麼時候走,跟我說聲,我也走。”

宋清枝看著她道:“等帶完手裡的學生,就提出離職。”

江曼曼比她小兩歲,宋清枝當她就像自己的妹妹。雖然知道現在的向上完全變了味道,她還是說道:“你要自己想好。”

江曼曼笑著道:“放心,這件事我早就考慮好了。”

地鐵到站,宋清枝跟江曼曼不順道,她踏進地鐵衝著江曼曼微笑道彆:“路上小心。”

江曼曼點頭,跟她再見。

回到出租屋,宋清枝把擋雨用的濕外套脫下,忙完課後反饋,給自己煮了碗清湯麪。

她租的房子小,隻有一室,房間分出廁所浴室,空間更是所剩無幾。但是宋清枝很喜歡這個小房間,她覺得很溫馨很有安全感。

吃完飯,宋清枝給自己衝了杯咖啡,她坐在陽台的榻榻米,看向窗外的風景。

細雨朦朧,高樓大廈的燈光都虛幻起來。

宋清枝喝著咖啡,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發呆,腦海裡靈感劃過,她放下咖啡杯,走向床頭的桌子,拿起筆和本子,寫下一行字:

“獨自不是孤獨,我倚賴於此。”

宋清枝字跡娟秀,尾巴總是帶著尖,看著賞心悅目。所以,她雖然教的是英語,卻總有學生讓她教著寫字。

到了晚上,宋清枝洗完澡換上睡衣,她開著床頭燈,認真地讀著手裡的書。

讀到優美的、觸及心靈的語句,她便會用筆尖勾畫出來,然後靜靜思考著這句話。

宋清枝讀的書大多與愛情無關,因為她對愛情無感,總覺得愛情類似固定程式的代碼。戀愛開始,中間甜蜜,隨後便是兩個方向,要麼吵架不歡而散,要麼吵架繼續磨合。

她光是想著便覺得無聊極了。

可偏偏,書籍裡總會牽涉到愛情,似乎這是人人必經的旅途。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