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媽媽我又仙界重生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仙魔姻親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春意盎然,柳綠枝頭,桃花燦漫,兩個女仙子穿梭在桃林嬉鬨追逐。

一個身穿暗黃色衣裙女子,鵝蛋臉、柳葉眉、一雙狐狸眼頗為媚人;一個衣裙明黃色女子,瓜子臉、小小的眼睛笑起來,十分有親和力。

“彆撓我了,小心灑了小姐的花粉,我這可是收了一個多時辰才這麼多的。”

“灑了你在采唄,誰讓你收的比我多,做什麼都比我好,就撓你。”

“蘭盈,停,停,你看無漾仙君在那邊呢。咱們這樣嬉鬨有點失禮了。”

身穿暗黃色衣裙的蘭盈這才停止嬉鬨,不滿地說:“我等這般嬉鬨也冇能引來仙君的目光,他看的是小竹方向。明日人家都要來提親了,他的心裡仍依舊隻有小姐一個。你說他是癡還是傻呢?”

“休要妄言,我等怎能議論主子的事,到時被治個不敬之罪就不好了。花粉也采得差不多了,該回去了。”菊香說完便匆匆走了。

一座幽靜的小竹院子,淡雅別緻的女子香閨,窗戶被推開,一隻纖纖玉手,拿起根竹棒撐開簾蓋。

窗外的一枝杏花探進頭來,成簇的花朵,粉白粉白開得嬌豔。

青蔥玉指摘掉一朵即將凋謝的花苞,望著前方紅霞般桃林嬉戲的兩人,臉上露出淡淡的笑。

輕輕發出一聲歎息,因為她從不曾有過如此放肆開懷的笑。

身為淩霄殿掌門之女,未來的繼承人,自小便被樹立許多框框條條。平日裡除了嚴於律己,剩下的就是加倍努力修煉了。

母親不苟言笑、嚴格蕭肅,她的修為已到最高境界大乘前期,平日裡說話都比掌門父親要有威儀。

在母親嚴厲地督訓下,果不負她之重望,一百來歲修行便已到煉虛境界,天資聰穎的人起碼也要幾百年,這在仙界是絕無僅有的事。他們都誇我是天界奇才,還賦予我“天女”的稱號。

此稱號對我來說是種美譽卻亦是多了個枷梏。

明日任天下便要來提親了,從此仙魔兩界將不再對抗,戰亂,甚至可以把酒言歡了。

天下太平皆大歡喜,重要的是我和任天下終於能在一起了。想起與任天下互相表白、私訂終身那一幕,子凰臉上溢位了幸福又羞澀的味道。

認識天下是個偶然,我們不僅一見鐘情,更是一起經曆了生死。在我們二人不懈努力下,萬般艱難終於贏來了這次聯姻。

在古香古色的書房內,紫檀木椅上坐著一箇中年男子,長得濃眉大眼,相貌堂堂,便是淩霄殿掌門汐戰。

隻見他揮毫筆墨寫著一對對聯:仙魔姻緣千裡牽,郎才女德百世馨。橫批:淩霄殿嫁女。

“夫君,已經在寫對聯了嗎?”姬蘅女君走進來說道。

“蘅蘅,你看看寫得怎麼樣?”汐戰興致很高。

姬蘅女君並冇有看向對聯,麵露憂慮道:“夫君明日去迎接姻親使團還是小心為上,鴻門亭地勢險要,如若有個萬一…。”

汐戰哈哈大笑道:“夫人,我知你萬事謹慎,不過此次是多慮了。如此打破常規的婚事,我倆也是經過深思熟慮才同意的。既然他二人有情,或許聯婚真能停止一直以來的紛爭。”

“話是這麼說,可我這兩天總有種說不上的感覺,心裡有點慌,不知是不是哪裡不妥當?”

一向要強的姬蘅仙君此刻竟有點無助之態。

“大概是咱們女兒要出嫁了,你心裡不捨吧。”

汐戰攬過妻子的肩膀,感慨道,“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她總有一天是要離開我們的。”

“上回我單獨和魔尊見麵,他將魔族聖物交予我,以示誠意。此人與我們子凰無論修為,或樣貌皆十分般配。我們要相信子凰的眼光,不會錯的。”

姬蘅女君這才略顯寬心。

是啊!子凰幸福纔是最重要的!這孩子從小到大就特彆聽話、勤勉,做事從來就冇有讓她失望過。

反倒是自己為了嚴厲教導她,缺乏予她母親的慈愛。俗話說慈母多敗兒,正因為如此,子凰現在才能如此優秀,希望她能理解吧。

晚上,淩霄殿掌門聚集了大家,探討明日去鴻門亭的事宜,洪老長表示殿裡的大長老們都應與掌門同去,一來顯示淩霄殿對此次與魔族訂婚的重視,二來鴻門亭地勢險峻,以防萬一也有個照應。

姬蘅女君欣然讚同,事情並如此定下。

第二日,晴朗湛藍的高空萬裡無雲,像碧玉一樣澄澈。

汐戰帶著眾長老一早就出發了。

此元星大陸分為五界,仙界、魔界、妖界、冥界、人界。

仙界有三山五嶽,三山之首的淩霄殿常年雲霧繚繞,各山頭宮閣樓宇飄浮於空中,靈氣充盈,仙鶴飛入雲端,五彩鳥嬉戲於密林之中。

淩霄殿能人輩出,特彆是當世姬蘅女君修為已到大乘期,仙界唯一一位大乘期仙君。

幾位大長老及掌門汐戰也已到萬宗階,僅次大乘期,實力妥妥在仙族地位不可憾搖。

魔族的蕩月山的靈氣雖不及淩霄山,卻能在每月月圓之夜吸食月之精華,靈力遞增。他們自稱聖魔族,自栩實力並不亞於仙界。

各族界之中除了人界,其餘四界皆有靈氣法力,誰也不服誰,言語上幾句不合,便會打打殺殺,一較高下。

四界也從不談婚論嫁,若有人私下聯姻被族人知曉,將被族長刑罰,非死即殘。

而此次的仙界淩霄殿“天女”與魔族魔尊即將聯姻一事,驚動了所有人!

隻是仙界泰鬥般的淩霄殿即已首肯,其它仙派的人也隻能默許,認為此次將會重寫曆史,成為一段佳話,而後也將打破四界不姻親之說。

小竹院裡,侍女菊香推門而入,欣喜說道:“小姐,你看,這是女君為您準備的婚服,多漂亮啊!”

汐子凰拿起婚服,果然精緻,天蠶絲所製摸起來光滑明亮,金線刺繡的龍鳳呈祥栩栩如生,以及點綴上的珍珠寶石更多了些許亮麗。

“這婚服是淩霄殿幾位最巧的繡娘做的,本來女君也要參與其中,又擔心弄壞了您的婚服,你看這些寶石都是女君挑的。”菊香說道。

子凰聽著微微蹙了下眉頭,心想高高在上的女君孃親怎可能去做女紅,挑選寶石纔像是她一貫作風。

“太美了!小姐您穿起來可真好看!小姐不虧是仙界最美的仙女。”菊香兩眼放光,愛心滿滿。

“你這丫頭嘴巴總這麼甜~難怪女君也經常誇你。”

子凰看著鏡中的自己,確實好看!

鏡中之人,大紅色婚服襯得肌膚似雪,圓圓臉蛋,有對酒窩,一副清麗出塵之姿,眉心的硃砂痣更顯得英氣勃發。

終要嫁給心愛之人了嗎?子凰不由開心地笑了,她很少笑,卻是那麼的美,似那黎晨之光,春夏之花,沁人心扉!

北院的北辰宮殿做為招待迎親使團的地方,已經被打理得井井有條,管事長老及侍女均翹首以盼,隻待掌門及客人的到來。

姬蘅女君也早早就在北辰宮等著。

“來了,來了…”從外麵跑來一個侍衛驚急道。

來了嗎?

姬蘅女君在裡屋聽到,心想這侍衛怎如此驚怍?便走了出來。

“不好了!不好了!”侍衛大呼,“掌門渾身是血……”

隻見兩個傷痕累累的仙侍,扶著身受重傷的掌門匆匆趕來,姬蘅連忙上去。

“戰哥,戰哥你怎麼樣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何急迅師冇有第一時間通報?”

一旁的仙侍哽咽說道:“出事的時候,兩個急迅師瞬間就被殺掉了,我們也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事先魔族就在屋裡動了手腳,下了毒,魔族的四大魔頭及長老都來了,以及妖族的各大高手聯合起來,眾長老都死了。”

另一個仙侍哭喪著臉說道:“我們在屋外並冇有中毒,大長老們拚死血戰,我倆才能帶著掌門逃回來。”

姬蘅聽完隻覺得氣血翻騰,差點站不穩。

“女君,”一旁的侍女將之扶住擔憂地說。

“我無礙,快將掌門扶於榻上。”她急忙給汐戰輸入真氣,幫其療傷。

真氣入內,隻覺他的體內有股邪氣擾亂生機,混亂不堪,這可如何是好?

取出一顆上好靈丹含入其口中,片刻之後,汐戰緩緩醒來。

姬蘅輕喚道:“戰哥…”

汐戰痛心疾首道:“魔族竟然如此陰險!可憐了幾位大長老啊……!咳,咳…”咳出了口血。

“戰哥,彆激動,先不要說話,好好療傷纔是。”

“不用了…,蘅蘅~”汐戰有點艱難地從腰間拿出一把鏡子。

“傳鏡?”

姬蘅施了法力,隻見鏡裡出現了圖像:一間寬闊的臥室,一個女子躺在床上顯得十分虛弱,這女子額頭有異紋顯然是妖族中人,兩個側立在旁的侍女抱著一個剛出生的嬰兒。

歡喜道:“恭喜公主喜得貴子。”

床上女子雖疲憊卻滿臉笑容,說道:“快,快抱去給天下看看”。

“是。”

侍女將“哇哇”啼哭的嬰兒,抱到外屋,魔族大長老冥老頭抱過嬰兒喜出望外,說道:“妖族公主真是有功啊,為尊主您生了個大胖小子,您看,他和您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呢。”

任天下垂眸凝視著嬰兒,隻是看不出他臉上是何表情。

冥老頭笑說:“尊主,您看這小傢夥正看著你呢,竟然不哭了。真乖啊!哈哈……”

畫麵終止,鏡子恢複平常。

這是有人刻意記錄下的一段畫麵。

“我道這魔尊小兒今日怎未出現,原來是心虛不敢露麵,都已經有妻生子了!還敢利用子凰對他的感情來攻打我淩霄……”

“哇”,汐戰話未說完又吐出一口血。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