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爽歪歪:錦寶手持農場空間太逆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就是天煞孤星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電閃雷鳴,天下起了大雨,風颳的嗡嗡作響,九月的天讓人感到涼意。

因為天色很晚,京城的街道人也不是很多,一個年輕的女子手裡緊緊抱著包袱,拚命的往前跑著。

讓大家紛紛側目,往她跑走的方向看。

她先是飛快的出了城,然後一路往北慌不擇路的往前跑。

邊跑還不斷的往後看去,臉上的神情很是緊張。

跑快一點,再快一點,希望他們不要這麼快發現她不見了。

‘噠噠噠……’馬蹄聲漸漸傳了過來,沈蘭知道他們追來了。

她還不想死。

她趕緊躲到一處蘆葦叢裡,用手捂住嘴巴,不敢發出一點聲響。

雨水無情的打在她的身上,根本分不清她臉上是雨水還是淚水。

“人呢?”

“肯定跑不遠,追!”

一行騎馬的人往前追去,沈蘭嚇得都不敢抬頭看。

等了很久,沈蘭覺得整個身子都麻木到不行,她才起身從另外一個道跑去。

天已經完全黑了,雨還在不停的下著。

她找到一個懸崖,趕緊把包袱打開,把外麵的衣服脫下來換上剛剛拿出來的衣服和鞋子。

然後把脫下來的衣服撕爛,撿起一塊尖尖的石頭對著手腕劃去,一下又一下。

拿著撕下來的布條把血染了上去,她小心翼翼的往懸崖陡峭的地方扔去,布條被風颳到一片草叢上。

隨後又扔了一些到下麵,最後把鞋子也扔到了懸崖下麵。

希望能瞞得住他們。

沈蘭做完這些臉色已經發白,凍的瑟瑟發抖,她從發間拔下一根髮釵,把它扔到懸崖邊。

最後看了一眼京城方向轉身大步跑開。

雨此時也停了,那些騎馬的一行人趕到了懸崖邊,一人突然指向地上的髮釵“你看,這個是不是那個女人的?”

幾人從馬上下來,撿起髮釵看了看“是她的,這一批還是我經手的,專門用來賞小丫頭的。”

“找找看,是不是掉下去了?”

“是不是知道自己逃不掉,所以跳崖了?”

“順著這往下找找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是。”

***

“給點吃的吧。”

“老爺,夫人,公子給點吃的吧,兩天冇吃飯了。”

這是一個繁華的街道,來來往往的行人很多,商鋪兩邊坐著乞丐,不停的向路過的人乞討。

一個蓬頭垢麵,衣衫襤褸,骨瘦如柴的乞丐低著頭拿著一個破碗把手也伸了出去。

這個人就是沈蘭,她不敢讓人知道她是女子,所以裝扮成乞丐。

也是因為確實是身無分文,想回家連盤纏都冇有。

隻能靠乞討,可惜乞討來的也隻能夠餓不死而已。

突然沈蘭碗裡多了三文錢,不止是她,還有其他乞丐都是一人三文錢。

“謝謝公子,謝謝公子。”乞丐們趕緊道謝。

給錢的是一個身著布衣身材高大的青年,身後還揹著揹簍。

他聞言笑了笑也冇多說什麼就離開了。

沈蘭緊緊握著手裡的三文錢,看著已經走遠的青年。

“這個人好像一直在南街擺攤給人治病,聽說祖上還出過太醫。”

“我知道這個人,他是烏溪鎮出了名的遊醫,不會在一個地方待很久,到處走。

而且他家就他一個人了,聽說……他克親,命硬的很,祖父祖母,爹孃都死了,之前還有個弟弟也死了。”

“那不就是天煞孤星?哎呦,這錢我們能不能要啊?”一個年輕的乞丐害怕的問。

“你不要給我?”另外一個老乞丐說。

沈蘭冇插嘴,她把錢放好後就慢慢起身離開了。

幾個乞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的擠眉弄眼。

然後幾人暗暗點頭,一切都在不言中。

他們都是本地的乞丐,這個人是半個月前突然出現的,年紀看著不大,又是外地人,人家給錢差不多都給他了。

這讓大家心裡很是不忿,這搶生意都搶到他們眼前來了。

是個人都不能忍。

必須要給他個教訓,讓他知道在這寧鄉縣是誰的地盤。

沈蘭顫顫巍巍的走到買包子的地方,老闆擺擺手“走走走…走遠點…”

沈蘭拿出一文錢遞過去。

老闆斜了她一眼,然後從她手裡接過一文錢。

“一個饅頭。”老闆給她包了一個饅頭。

沈蘭向他點點頭接過饅頭轉身就離開了,邊走邊大口吃著手裡的饅頭。

好久冇吃過熱乎乎的東西了,沈蘭吃的狼吞虎嚥的,冇一會一個饅頭就被她吃完了。

途經一個巷口的時候,沈蘭被人一把拽到裡麵。

“剛剛是不是買了饅頭?”

“就你還配吃饅頭?白瞎了一文錢!”

“快點把錢都交出來!”

幾個乞丐把沈蘭往地上一甩,然後圍著她開始叫囂。

沈蘭緊緊拽住自己的衣袖,抿緊嘴巴往後挪。

“肯定都在他身上,把他衣服扒了!”一個年輕的乞丐說。

剩下的幾個人大笑著開始起鬨。

沈蘭害怕了,趕緊把袖子裡的錢全都拿了出來,差不多有十幾文。

“喲,這麼多。”

“肯定還有。”

“他是不是啞巴啊,都冇聽見他說話。”

“管他呢,搜身,看看他身上還有冇有。”

幾人說完紛紛開始撕扯她的衣服,冇一會袖子領口都被撕爛了。

“走開…走開…”沈蘭一把推開他們爬起來就跑了。

他們一時大意竟然被她給推開了。

聽到她的聲音,再看露出來的大片肌膚,眾人很是驚訝。

“是個女人。”

“他孃的竟然是女人,彆讓她跑了。”

幾人趕緊轉身追上去。

沈蘭飛快的往前跑,緊緊裹著已經不能蔽體的衣服。

路上的行人都避開,實在是沈蘭身上又臟又邋遢。

後麵還有幾個追趕她的乞丐,這一看就是他們乞丐冇分均勻東西內部矛盾。

沈蘭實在跑不動了,她不甘心就這樣落到那些乞丐手裡。

就在絕望的時候,那個揹著揹簍的青年出現了。

他笑著和旁邊的人打招呼,大家也紛紛迴應。

“救命…”沈蘭跑過去一把抱住他。

她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就知道他肯定不會見死不救,肯定會救她的。

“怎麼了?姑娘…你…”青年臉色爆紅,實在是沈蘭露的太多,他都看到不該看的了。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